渡劫老祖的科举官途 第192章 第 192 章

小说:渡劫老祖的科举官途 作者:余缠缠 更新时间:2019-09-28 14:48:49

此时已是秋季, 昌州的秋天比起建州冷得多,可林醉听完了墨珣的话之后,非但不觉得冷,反而身上突然热得有些难受。(G G d o W n)这股热气来得莫名其妙, 却是直接上脸的那种。林醉此时方才庆幸程雨榛今日为他上妆时为了喜庆,多打了胭脂……

啊,不对,刚才已经被洛涧洗掉了!

林醉猛地回过神来,忙将头侧到一旁,唯恐墨珣从自己的脸上觉察出什么端倪。

不过。林醉这么欲盖弥彰的动作, 却是想让墨珣觉察不到都很难。

“你很热吗?”墨珣见林醉整个人看起来好似随时都要伸出手来扇风了,这就稍稍静下来感受了一下。墨珣这个身体自从筑基之后,自身调节能力就比普通人来得强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 所以他才没有觉得今天会热。

墨珣十分认真地感受了一番之后,却并不觉得今天的天气有热到需要动手扇风的程度。

而林醉听到了墨珣这么问,自然就更不敢转回来了。

“病了吗?”与自己的空闲不同, 在墨珣之前,青松、雪松才刚刚出嫁, 而两人出嫁之前忙着绣这绣那,几乎是一刻都不得闲……

难道林醉也是这么辛苦的吗?

墨珣的脑子转得快, 这就怀疑林醉是在婚前累病了。

只是……似乎也不太对。

自己刚才明明帮他把了脉,身体弱倒是没有觉察到有什么病症, 充其量就是虚的吧。

想到这里墨珣又微微朝着林醉的方向挪了挪。

林醉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墨珣的体温透过了喜服正朝着自己源源不断地涌了过来!

本来就很热了……林醉顿时一急, “你别挨得这么近啊。”

墨珣原先欺身上前的动作一顿, 这就又退回坐实了,“如果身体哪里不舒服要跟我说。”

林醉听到墨珣松了口,自是满口答应。可是墨珣只是没有再靠近,却没有退回到刚才的位置,两人这会儿连腿都挨在一起,林醉仍是紧张的。

墨珣自然能够觉察出林醉身体上的紧绷,但是他劝也劝过了,林醉压根就不听,他能怎么办?

本来这个洞房花烛夜就是为了守着龙凤烛,不让它们熄灭,两人不能闭眼睡觉,现在连纯聊天都显得十分困难……

墨珣搜肠刮肚,也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应该跟林醉聊点什么。最终墨珣才想到……“你的嫁妆挺多的嘛。”

“……呃,还好。”

“是因为怕我欺负你,所以岳山大人才给这么多的吗?”

“……呃,应该不是吧。”

这对话……墨珣自己都没耳朵听了,他简直无法相信,这么弱智的话会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因为觉得对话尴尬无比,墨珣干脆就沉默了下来。

林醉等了好一阵子,没有听到墨珣再开口,他这就回过头偷偷看了看墨珣的反应。

墨珣正盯着龙凤烛出神,但林醉的动作他还是没有错过的。他这就把握时机,侧过头去紧盯着林醉。“困了吗?”

林醉顿时脑中就如同有铜锣声大作,瞬间警醒了起来。他现在一听到困啊、累啊,这样与睡觉、歇息有关的词,就会没来由地紧张。

“我还不困。”

“哦。”

又是一阵沉默。

墨珣盯着龙凤烛,只觉得它们怎么还没有燃尽。

洞房花烛夜所使用的龙凤烛,比起日常所用的蜡烛更粗更长,这就意味着他们比普通的蜡烛烧得要更久。

按照现在的燃烧速度,估计是直接到天明了吧。

然而墨珣的这个想法,如果被伦沄岚知道了,那肯定是要被一通念叨的。

龙凤烛自然是要烧得越久越好,也是一种长寿的象征。如果很快就烧完了,那不是短命又是什么!

现在这个时辰,如果不是林醉就坐在他身边的话,不睡觉,墨珣恐怕就要开始禅坐了。

两人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相顾无言未免也太浪费时间了吧。

然而,说起禅坐,墨珣忽然想到,“我觉着你身子骨有些弱了,不如以后就随我锻炼吧。”

“……呃,好。”林醉还记得自己今天临出嫁前,爹爹再三交代,不要随意反驳夫君的话。

林醉实在是有些好奇,他爹与父亲两个人成亲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状态吗?什么话都聊不上,尴尬到无以复加。

见林醉答应了,墨珣这便满意地点了点头。

说起来,还在玄九宗的时候,想拜他为师的门人数不胜数。像林醉这样的,如果是搁在以前,他保不齐还瞧不上呢。要不是知道林醉与自己有渊源,自己欠了他天大的因果,这拜师一事还是免谈吧。

墨珣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师父人选,他门下的几个弟子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说句实在话,对他那些个弟子,他唯一的作用就在于——在弟子们的修真道路上给予一定的经验帮助。而且,他也没有从头开始带过弟子:玄九宗到凡间挑选有根骨的小孩带上姑瑶山之后,并不是直接由各个峰主进行挑选。而是先将他们聚拢到一处,开始让他们做最基础的修真学习。等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再行挑选。

有灵根只是最基础的一环,如果没有慧根,那就是收了最后也只会是个废材。

对于修真人士来说,时间是很长没错,但时间也很短,一次闭关几十年的有,几百年的也有……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墨珣并不想浪费时间。

墨珣不知怎么又想起了自己在徽泽大陆的事,他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显然是十分困惑了。

林醉刚才就在盯着墨珣看,现在自然是看到了墨珣眉头微蹙,只以为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惹了墨珣不快。

刚嫁进越国公府就惹了夫君不快可不是一个好主意。

林醉迟疑了片刻,这就关切地问道:“可是夫君累了?”

“……”

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墨珣原先皱着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反而越皱越紧了。

林醉面上没有多大反应,但脑子里却飞快地转了起来——墨珣这是怎么了?

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难道是因为刚才,让他不要靠太近?

……

林醉还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墨珣就又开口了,“不要叫我‘夫君’,也不要喊‘相公’。”

这都是什么古里古怪的称呼!

刚才在众人面前,墨珣也就忍了,可这会儿两人是私底下,那就不要再互相膈应了吧。

墨珣恍惚忆起当初见到林醉的时候,林醉也是一声“墨公子”,把自己无语得一时语塞。他当真是听不惯这些称呼,只觉得怪异得很。

林醉被墨珣这么突如其来的话吓得慌了神,这就伸手拉住墨珣的衣袖,“是我哪里做得……”

墨珣反手握住了林醉的手,“我想,你我之间就不需要这么客气了吧。你叫我‘墨珣’就好,我还从来没有听过你叫我的名字。”

林醉觉得墨珣这句话里头,可以反驳的地方很多,怎么喊“夫君”就是客套呢?明明大家都是这样的……但林醉的重点很快就被墨珣的第二句话吸引住了。

他好像,真的没有叫过墨珣的名字。

但是……他怎么能随随便便叫墨珣的名字呢?在此之前,墨珣对他来说,是外人;在今日之后,墨珣便是他的夫君了。

根本没有给自己喊名字的机会啊!

林醉自是纠结万分,他一脸狐疑地看着墨珣,仿佛是想通过墨珣的表情判断来出他这句话的真实性。

可是他这般仔细地观察了半天,却发现墨珣说的似乎是真心话。然而,这也只是墨珣单方面认为,如果让别人听到了,那又不知道要传出什么闲言碎语来。想到这里,林醉只觉得自己不能当面拒绝墨珣,这就开始委婉地表示,“夫君称我为‘细君’时,我很高兴。”

墨珣对林醉的这个“细君”称呼还是从《论语·季氏》里“挖”出来的,如非当时林风琅催促,墨珣当真不愿意说。

可是林醉说他高兴。

这就很难办了。

墨珣在娶着林醉之前,曾经在心里想过,不要随意地拒绝林醉的要求,他能做的就要尽量做到。可是“夫君”、“相公”这样的词对墨珣来说真的得很陌生,因为从来没有成过亲,墨珣只觉得别扭得很。如此思来想去,墨珣仍是不甘心。所以,他决定再做一下最后的挣扎。

“林醉。”墨珣随手将林醉鬓边的长发别到他的耳后,脸也凑近了些。墨珣这就饱含期盼地凝视着林醉,甚至还刻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放缓了说话的语速。

墨珣今日喜宴之上饮的只是果酒,此时与林醉凑得近了,林醉便也闻到了些许果香,想来今日的果酒应当是由山楂所酿制而成。而墨珣这么缱绻地喊着自己的名字……林醉莫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开始古怪起来。

墨珣别过了林醉的头发之后,却并未将手收回,而是转而在林醉的脸上摩挲起来,“林醉。”

有点痒。

林醉微微眯了眯眼,却觉得这样不行!他赶忙伸手握住了墨珣的手腕。“夫君,你喝多了。”

“林醉。”墨珣并没有因为林醉这句话就把手收回来,反而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林醉被墨珣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却也不敢明确地表示出抗拒之意。“你真的喝多了!”

“林醉。”

墨珣的眼神中充满了许多林醉看不懂的东西,尤其是他们两个对视的时候,墨珣眼里的深海似是要把他淹没了。

随着林醉的后仰,墨珣干脆欺身上前,另一只手则撑在了林醉身侧的床榻之上。“林醉。”

这样下去不行的!

林醉只觉得墨珣这样一直贴近,自己的腰快撑不住了。

“墨……墨珣!”

“嗯。”墨珣这才退了回去,又坐直了身子,还随手托了林醉的后腰一把,“听话。”

得偿所愿,心满意足。

墨珣十分满意。

然而,他的这一句“听话”却立刻引来了林醉的怒目而视。

墨珣达成了目的本就开心,此时见着了林醉的反应,也只觉得好笑,也没有多忍,直接便笑出了声儿,“你看,我叫你‘林醉’,你喊我‘墨珣’,不比‘夫君’和‘细君’更亲切些么?”

林醉此时哪还有心思反驳他,只觉得给墨珣摆了一道,但却也只能这么认了,“但是如果在别人面前,还是得……”

“是是是,就当作是我们的闺房乐趣好不好?”

林醉一瞬间觉得脸上又是一热,什么“闺房乐趣”啊,听着怎么就那么……羞人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渡劫老祖的科举官途,渡劫老祖的科举官途最新章节,渡劫老祖的科举官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