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娇娇做完冯老爷子的衣服,还没来得及开始做冯大刚的衣服就有机会去县城了。

第二天一早,冯娇娇拿着熨烫的板板正正的中山装来到冯老爷子屋里。

“爷爷,奶奶,起了吧?我进来了啊?”冯娇娇拿着衣服敲了敲冯老爷子屋子的门,这个点应该都起了。

“娇娇啊,进来吧。”冯赵氏回话的声音传来。

冯娇娇进了屋,冯赵氏正坐在炕头上缝着一条黑色的棉裤,冯老爷子坐在一进门的炕尾抽着长烟杆。

“乖宝,你今咋这么早就起了?”冯赵氏看着冯娇娇进来问道,随后看到手机拿着衣服,想着这两天冯娇娇给爷爷做衣服,就猜测衣服是冯老爷子的。

“这是给你爷爷做好衣服了?昨儿个还剩那么多,连夜做好的?”

亲奶奶!时时刻刻给孙女刷脸!无论外人还是爱她的家人!

冯娇娇当然不会说傍晚吃了饭,不到一个小时就做好了,宠孙女奶奶的情必须的领,不是吗?

“是的,奶奶。”冯娇娇回答完冯奶奶的话才看向冯老爷子。

“爷爷,来,试试,这可是您孙女我做的第一件中山装,不好了,您可不能嫌弃!”

“好,好,爷爷就试试我孙女的第一件中山装!”冯老爷子看着越来越懂事的孙女,很是高兴。

随后想到她收养的两个小子,就满心忧愁。

这么有本事又懂事的孙女,带上两个孩子怎么办呢?好人家谁会娶?

冯老爷子一腹心思的试穿着冯娇娇给做的衣服,刚才坐炕上只穿着棉衣棉裤,所以直接把衣服套在外面。

衣服就是这个年代的中山装,冯娇娇没做改变,不像后世的中山装很多偏休闲,这身衣服是很传统的那种。

冯娇娇看着穿好衣服的冯老爷子,不如自己想象的好看。

因为穿着很厚实的棉袄棉裤,中山装显的有点紧,人看着有点臃肿。

“爷爷,我再去把往大改改,有点紧。”

“不用,现在冬天,等明年天暖和了正好穿。”冯老爷子爱不释手的摸着,料子真软和啊,这辈子还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呢。

“改了吧,姐姐结婚时穿。”冯娇娇不想让县城的人狗眼看人低,觉得自家是一门寒门亲戚,以后欺负姐姐。

冯杏花自从让冯娇娇掰过来后,对冯娇娇简直是唯命是从,不让冯娇娇干一点活,冯娇娇衣服都是她洗,快成了第二个冯奶奶了!

凡是被冯娇娇纳入自己人的范围怎么可能让别人欺负?

她绝对要让冯杏花风风光光出嫁,不让未来姐夫家看轻了冯杏花。

为未来那个丑姐夫默哀,还没把姐姐娶进门就被小姨子‘算计’上了。

“最近不是以贫为荣吗?”冯老爷子好笑的看着冯娇娇说道。

“爷爷!这可不是玩笑!”冯娇娇看着冯老爷子不信自己说的话,很严肃的说道。

“那咱们家到时候全部穿着新衣、新鞋,万一被人举报资本主义呢?”冯老爷子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说道。

“国家是提倡节约,农民以贫为荣,可是人们娶媳妇、嫁人,都不希望娶个穷人家的女儿或者嫁到穷人家,这就是现实问题。如果咱们穿的太寒酸,他们万一狗眼看人低,以后欺负姐姐呢?现在不是很多婆婆磋磨儿媳妇的吗?世上哪有我奶奶这么好的婆婆?是吧,奶奶?”冯娇娇说完还又向冯赵氏撒了娇,哄着冯赵氏开心。

不过冯赵氏和冯李氏确实是很好的婆婆,从来没有和媳妇红过脸,吵过嘴。

冯家,婆婆是好婆婆,媳妇也是尊敬、孝顺的好媳妇。

“你呀,就知道哄奶奶高兴,不过咱们是不能让外人小瞧了去。”冯赵氏是觉得自家孙女怎么说怎么对。

冯娇娇让奶奶哄的也高兴,不过想了想冯老爷子的话,确实不能太张扬,中山装还是算了。

“爷爷,要不您穿您的那件破军大衣?那件非常非常能体现咱家是贫农!”冯娇娇逗着冯老爷子,想看看这老头什么反应,谁让他刚才抓自己把柄?

“哈哈,这个提议好啊!我也觉得那件最好!那可是我曾经是军人的象征,比什么衣服都好!”冯老爷子觉得挺好,破是破了点,可是那代表着自己曾经是军人,他这辈子都以当过军人为荣!

冯娇娇看着冯老爷子是真的高兴,也觉得自己刚才一闪而逝的想法挺好。

“那行吧,这身衣服您就让我奶压箱底吧,呜呜……我的心啊,咋就这么不被待见!”冯娇娇洋装伤心,双手捂着脸说道。

冯娇娇耍着宝逗二老开心,享受着亲情的滋味。

冯家大房东屋一大早就传出了响亮的笑声,惹的冯家二房一家更是不开心了,看着桌子上放着的玉米粥,咸菜,更是闹心!

这边冯娇娇可不管冯家二房如何,她把冯奶奶逗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冯老爷子也笑的咳嗽连连,自己也高兴的哈哈大笑着。

“你这个丫头!”冯老爷子看着这样的孙女,真是感慨万千!真的变了!变得让家里人每个人都想对她好,把好东西都给她,不再羡慕,不在嫉妒!

孙女也不在是以前那个处处关心外人,对家里人不闻不问的,更不会和家里人说笑的人,原来就是关心那个白眼狼冯初夏都比关心家里人多!

这个处处透着活泼,生机、满心里都是家人的孙女,更值得家里人处处宠着她,爱着她。

“爸?妈?”冯大刚从外面推门进来,看着里面的人高兴的笑着,心情也跟着高兴。

“这是什么事这么高兴?”

“没啥事儿,你刚从大队上回来?”冯老爷子看着浑身冷气的冯大刚问道。

“嗯,我正要和您们说呢,我这会得赶着去趟公社,说是上面有个人下放到咱们村了,公社那的人让今天去接人。”冯大刚回答完,看向冯娇娇。

“娇娇,你昨儿个不是还说去县城吗?接上人一起去趟。”

“好,我这就换衣服去,你去告诉两个嫂嫂,让天磊也去看看,早就想去县城了,其他孩子别去了,那么小,冻坏了!”

冯娇娇说完就往出走,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向冯赵氏。

“奶,要不您也去吧,孙女领你吃好吃的去!”

“奶不去了,浪费那钱干啥!”冯赵氏也一年多了没去过县城,虽然心动,可是既怕冯娇娇花钱,天又太冷了。

“去嘛,奶,我一天不见你会想你的!好不好嘛?”冯娇娇现在是撒娇卖萌无所不能,全然没有前世那富家太太的端庄、矜持的样子。

“你这孩子,多大了,说这话也不害臊!”冯赵氏拿现在的冯娇娇一点办法都没有,看着这样撒娇的孙女,心里开心着,眉眼弯弯,就连脸上的褶子好像也少了几条,显的更年轻了。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您赶紧穿衣服,爷,也去!听我的哦!”冯娇娇高兴说道,她想带着爷奶去吃好吃的,去买买买!

冯娇娇说完,又拍了拍口袋,悄声说道。

“我有钱!”

最后冯家大房,除了冯李氏在家看孩子,老大冯诚伟也没去,剩余的九口人都要去。

一个牛车被挤得满满当当的,都带着大棉帽子,穿着大棉袄,又拿了四张被子,从四面围墙,冯娇娇被安排到了中间,被冯赵氏半抱着。

一大车的人就这么坐在牛车上晃悠晃悠的赶往公社。

冯二房的小冯李氏上完厕所,听到这么大的动静,就蹬在梯子上趴在墙角头看。

看着大房那边几乎全家都坐在牛车上,肯定都是去县城,嫉妒的双眼发红!

现在后悔为什么要分家,难道就是因为多了两个小崽子?

又不是吃自己,多两个小崽子和自己又屁关系?!闹得现在天天在这闻着肉味,大包子味,喝着玉米糊糊,吃着窝窝头、咸菜?

都怪婆婆冯张氏,吃饱了撑得!非要分家,害得自己现在连一点细粮都吃不上了!

原本还算本分的冯二房在日子越来越大的差距下,内心越来越不平衡,直到日后黑化的大爆发,给冯娇娇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六零冯娇娇的发家记,重生六零冯娇娇的发家记最新章节,重生六零冯娇娇的发家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