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之洪流下,Berserker出其的没有反抗,反而垂下了手中所握的长剑。

在光的照耀下,Berserker身上的狂乱之气,渐渐地被净化消失。

誓约胜利之剑的真名解放效果终于消失,兰斯洛特身上的盔甲已经破破烂烂的不成样子。

但是,那头因为堕落而褪成浊色的长发,渐渐还原成了原来的色彩。

甚至于,他还抬起头来,对着Saber这里露出了一个微笑。

“兰斯洛特卿......”

Saber愣怔住了,她呆呆的站在原地,连手中爱剑从手中滑落在地都没察觉。

然后......她看到兰斯洛特的身形渐渐的滑落,他大概是膝盖无力,所以瘫软在地上了。

Saber顾不上其他,也顾不上她和兰斯洛特目前还是敌对的仇敌。

她的身形瞬间穿越数十米,来到了兰斯洛特身边,伸出手接到了兰斯洛特滑落的身体。

看着衰竭到极点的Berserker,Saber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她两眼满含热泪,哽咽的说道:

“兰斯洛特卿......!!”

“吾王......咳......”兰斯洛特面带微笑,他刚想说话,喉咙中却涌出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污秽染红了Saber的银色铠甲。

“......兰斯...洛特...卿......”Saber哽咽着,抱着Berserker悲鸣着说:“你真的那么恨我么......”

“我...不恨...恨你...,吾王啊......”

也许是回光返照,兰斯洛特说的话,居然顺畅起来。

“能死到你的剑下,是对我的救赎啊!”

话毕,兰斯洛特就在Saber的怀中,化作光点消失了。

Saber只觉得悲从心来,之前强行消耗本源魔力所带来的后遗症瞬间全涌上了,她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然后就晕了过去。

“......”沉默了一会儿,爱丽斯菲尔才开口:“Berserker......似乎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兰斯洛特呢!”

卫宫切嗣却默默的准备着手中的枪械,将所有枪械检查完毕,锁上箱子后,他转身对爱丽斯菲尔说道:“爱丽,照顾好Saber,我要出去了。”

爱丽斯菲尔面露担忧,“这个时候,你还要出去吗......”

“爱丽,你也感受到了吧!”卫宫切嗣深吸一口气,然后道:“远方那么强的魔力波动,说明有别的英灵交战,现在看Saber这个模样,想来她今天是无法行动了。而且,这个据点也不安全了,需要你带着Saber快速转移。”

“可是......没有Saber的话,你那里太危险了。”

“放心,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的,面对英灵我绝对不会出手,我只会在暗地中暗杀Master,所以请你放心。”

对爱丽斯菲尔解说完毕后,卫宫切嗣再也等待不了,背起装备箱子,迅速离开。

行到门口,他停下了对要跟上他的久宇舞弥下了命令:“舞弥,今天你不用跟着我,还请你保护好爱丽!”

-----------------------------------------

夏娜依旧漂浮在云端高处,一动不动。

突然,她感觉到身上有些异样,便伸出了手臂。

“怎么会?Berserker他失败了?”

少女的心情沉重了下来,她沉默不语。

明明她计算过了,以Saber现在的状态,Berserker对上她的话,胜率几乎是九成以上。

可明明胜率如此之高,Berserker怎么还是失败了呢?

夏娜不敢去想象,只能沉默不语。天边一道雷霆划来,夏娜本能的扭头看去,却发现到来的是Rider。

“Saber应该不会来了。”突然,阿拉斯托尔说话了,“Berserker的实力你我都很清楚,Saber就算真的打败他,想必自己也是重伤。”

“......”

“你想要借助Saber的誓约胜利之剑来打倒Caster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面对阿拉斯托尔的挪揄,夏娜突然爆发了。

“就算没有Saber的对城宝具!我自己一个人也能解决掉Caster!”

“......”

“对不起......”瞬间,夏娜反应过来,立刻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她立刻向阿拉斯托尔道歉。“......非常抱歉,刚才我......实在是没克制住......非常抱歉!”

“没关系......”阿拉斯托尔对夏娜的冲动之举并不在意,他对夏娜刚才不礼貌的怒吼完全没放在心上,反而对另一件事情非常关心:

“你现在要想到能够一次解决海魔的办法了吗?”

夏娜还在为自己的大话而感到羞愧。

她脸颊染上了一圈羞红,并且低下了溱首。

“如果说......能够解决海魔的招式的话,也只有那一招了......”

那一招,指的就是炎发灼眼的讨伐者所特有的终极能力,召唤天壤劫火本尊来打击敌人的【天破壤碎】。

对于这个问题,就算是阿拉斯托尔也不得不严肃起来,

“你真的打算使用那个吗?”

“嗯。”少女用力点点头,面露出骄傲的神情:“如果是现在的我,使用那个一定没有问题的!”

阿拉斯托尔没有说话,他心里默默计算着,终于开口了:“不错,现在的你施展【天破壤碎】的话,的确没有问题,好吧~现在你要用它吗?”

“当然......先等一下,”夏娜欢快的点点头,然后翅膀一振,飞到了Rider的身前。

夏娜的突然出现,吓得韦伯一跳。

“啊——”

“哟~好久不见。”夏娜飘浮在两只公牛身前,向Rider打了个招呼。同时,她向Rider身后瞅了瞅。

“柳洞零观不在吗?”

夏娜奇怪的问道。

“那个小子啊~”Rider驾奴着缰绳,哈哈大笑,“那个小子正在家中学习魔术呢!想必他以后一定会成为我麾下最棒的巫师!”

“傻瓜!他可是我的徒弟!才不是你的麾下呢!”一边的韦伯跳了出来,挤到了夏娜的身前。

关于夏娜的身份柳洞零观早就告诉他们了,所以对于少女,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敌意。

Rider摩擦着下巴上的胡须,饶有兴趣的看着夏娜身后的红莲双翼。

“怎么神奇的魔术啊~小姑娘,要不要带着你的Berserker,加入本王的麾下,我这里可是有最好的待遇哦!~”

提到Berserker,夏娜的精神不由得蔫了下来。

“Berserker,他......和Saber的战斗中失败了。”

“什么?”Rider手上动作一顿,他惊讶的说道:“你不是和Caster在战斗啊?那个大家伙不是Caster放出来的?”

“那个海魔确实是Caster召唤的,但是Berserker也是被Saber打败的。”

“难道那个骑士王小姑娘也在这里?我怎么没看到?”

“我和Berserker分开,他去对付Saber,我来对付Caster。”

“你对付Caster?”韦伯被夏娜的惊讶的目瞪口呆:“那可是英灵啊~英灵!人类怎么可能对付的了英灵?”

夏娜撇撇嘴,眼带笑意的看向韦伯:“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人类了?”

说着,夏娜解开了技能【气息屏蔽】。

于是,她的基本属性全部呈现在韦伯的眼睛中。

韦伯惊讶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你...你...居然是Servant......还是Assassin...这么强的属性...我不是在做梦吧。”

夏娜带着笑意点了点头,说:“我就是圣杯战争中的第八个英灵,属于违规英灵,我的职介是Assassin!吾之真名为炎发灼眼的讨伐者——夏娜。”

然后,没管Rider和韦伯那惊讶的表情,夏娜自顾自的说道:“现在,Rider,请和我暂时结盟吧!一起对付Caster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无限之变身灼眼,无限之变身灼眼最新章节,无限之变身灼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