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爱之开始与结束 第十六章 结束

小说:囚爱之开始与结束 作者:遥看水无痕 更新时间:2019-08-12 09:38:44

为了避免叶秋找上门,我死赖着脸皮要求去齐伊家避难。

也不知他和齐母说了什么,如何解释,总而言之,齐母同意我住下。

逃离的当天晚上,我做了噩梦。

在梦中,我又回到了那个痛苦之地,全身都被锁链束缚着。

叶秋出现在眼前,一边抚摸着我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一边说,终于抓到你了。

他吻住了我,然后就是疯狂的索求,不带一点的仁慈,剩下的只有**和报复。

尽管是在梦中,但还是感觉到了刺骨的疼。我大声尖叫,拼命挣扎,却还是无补于事。

最后,他一下子咬在了我的脖子上,笑着说,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吗?

一睁开眼,迎来早上。

照镜子,仿佛能看见自己的脖子上还留有牙印。

也是,表明是叶秋专属物的,烙印。

在那以后我就生了一场大病,体重蹭蹭蹭往下跳,瘦得皮包骨一样,乍一看下去跟干尸差不多,齐伊说我起床的时候,效果跟诈尸没多大区别。

他说我半夜总是说梦话,总是会突然回光返照一样猛地弹起来,不是哭喊就是怪叫,齐母因为这事多次以为家里闹鬼了。

这段日子,睡觉的时候,被噩梦所折磨。

醒着的时候,为了逃避梦中所见一切,大脑下令罢工,停止了一切思考。能做的,唯有坐在阳台,看着天空发呆。

像一个垂死的老人一样。

好在,在齐母的悉心调养下,身体和精神终于一天天好转,直至康复。

我申请了转学,准备前往另一个城市继续念书。

收拾行李的时候我跟他说,忘记这段时间在我身上发生过的一切。

纯粹的请求,没有任何解释。

他答应了。

齐伊最后告诉我了一件事——我不见了的手机,是他拿的。当时他无意看到叶秋发来的短信,为了不让我害怕,他特意把手机给藏起来,也以此作为借口买智能机给我用。

想起叶秋说过的,他给我打了很多次电话,发了很多条短信。

恐怕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我手机被齐伊拿了。

说不定,正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回应他,所以他才会……

……

十点钟,本市南站。

我提着大包小包,在齐伊的迎送下准备好离开。

齐伊说,哪天我回来了,他欢迎我去他家住。

我说谢谢,你没为这事被你妈臭骂一顿吧?

他脸红了,装作漫不经心道,我妈说了,如果是真心的,她不会反对。

知道他话里所指,我笑着,转身上了火车。

再次踏上了这片土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五年。

整整五年,城市变得更加繁荣,也涌来了更多的人。

火车站中,到处都是忙碌的人们——拿着公文包的上班一族,提着大包小包的旅游人士,背着书包拖着行李箱的学生。

五年,我却没多大变化。

头发是长了一些,但还是乱糟糟的,穿着普通的休闲衫,七分牛仔裤,一双耐克运动鞋。

性格还是那样,脾气很差,但很少发作,不好强,不争闲气,低调为上。。

这趟王者回归,我没有跟齐伊说,出于逃避的心态和愧疚心,整整五年我都没有和他联系,事到如今我实在没那脸去主动找他。

哦,对了,现在的齐伊是鼎鼎有名的齐律师了,据说是律师界中年轻有为的典型代表。

干了一段时间的小学徒,后来偶然亲自接手到了一个轰动全市的凶杀大案。这小子在法庭上大显身手,竟然为本来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死刑犯人洗清了罪名,甚至在当法庭引出了真正的犯人。

从此名声大噪,齐小学徒变成了齐大律师,到目前为止都一直维持了完全不败的连胜纪录。

除了事业有成,此人帅得掉渣,家境富裕,目前单身,尚未有恋爱对象。

……

听说齐大律师有喜欢的女孩子。

是谁?

好像还是暗恋对象,不在本市。

不是吧?被齐大律师追了居然不知道?

谁知道是不是装清高呢。

不过真的好羡慕啊,谁又能给我一个装一装清高的机会呢……

blablabla,blablabla……

街头巷尾,皆是各种八卦声。

回归后跟死党难得联系,死党约我一起去吃饭,还告诉我——她要结婚了。

按时赴约,死党和她的准老公坐在一起,她冲我热情地挥手。

对方是个戴着眼镜的清秀男青年,西大的数学系研究生,从我见到他到道别,他都只是腼腆地紧紧贴着死党不说一句话,呆头鹅一样。

没想到死党喜欢的是这种类型。

婚礼前晚,她试着穿上了婚纱,镜子中的人天仙下凡一样,我喝了声彩。

以往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她,此时此刻居然娇羞不已。

我为她梳头,笑着威胁她交代恋爱史。

她跟我说了很多,说的时候又哭又笑,说了一点又不说,我听得半懂半不懂,但还是微笑着不时地点头。

婚宴上,新郎为她戴上了戒指。

看到那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戒指,我似乎想起了五年前那天,从叶秋身上掉下来的那枚戒指,那戒指上的钻石比他们那个要大得多,只是我当时急于逃命,没注意而已。

我坚信我没有错。

就算他爱着我,我也喜欢他。

但是,他是个变态,是个疯子。

他把我囚禁起来,还伤害过我。

我没有错。

我没有错……

婚礼的最后,亲吻,鼓掌,放礼花,抛花束。

死党特意瞄准了我这边抛,就差没用一个投球的姿势直接给我甩过来。

花束落在了我的脚下。

顺手捡起。

周围一片失望的声音,不少人纷纷开始鼓掌,为我献上祝福。

我盯着手中的花束,失了神。

……

“我们也试试吧——”

“……”

“学姐,我好开心,我真的好开心!”

“我们的婚礼只有我们两个人,要租漂亮的礼堂,要订特大的蛋糕,要买最美丽的婚纱!”

“结了婚以后要环游世界,亚洲欧洲美洲都要去,伦敦巴黎奥地利轮着来!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然后找个风景宜人的地方建别墅。从此以后,我们两个人,永远,永远生活在一起!”

……

最后是海吃阶段,新郎新娘挨个桌子敬酒。

“祝你们幸福。”

等新娘到了我这桌的时候,我已经有些醉了。

“祝你们,生生世世,幸福美满……永远!”

一饮而尽,差点直接扑到旁边的人怀里,死党吓得扶住了我。

“阿时姐,你醉了……”

“是啊,我醉了……”我软绵无力地说,“让我醉一次,让我任性一次,求求你了……”

心像是被开了一个洞

多少酒都填不满。

后来是一个开着车来的男人送我回酒店的,也就是婚礼的时候坐我旁边那个人。

样子记不清了,只是依稀记得周围的人叫他齐先生。

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

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呆愣了很长的时间。

突然哭出了声。

……

回来以后就找到了一份工作。

工资低,活儿多,老板还特苛刻。

做了一段时间,发现社会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方。

生活困难,工作压力,职场斗争,人际关系。

各种各样的,各种各样。

最近想起他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想起他的温柔,想起他的小心呵护,也想起他近乎疯狂的付出和占有。

有时候遇到了不如意或者不顺心的事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想起他。

他不会骂我,不会对我冷嘲热讽,不会让我受到委屈。

在他的囚笼中,我可以为所欲为。

不用烦恼,不必闹心。

但是……

终究还是,没办法接受。

昂首挺胸,仰望天空。

从今以后,忘掉他吧,忘掉被囚禁起来的一切。

平凡地活下去,然后静静地死去。

这就是我最为向往的,开始与结束。

……

不到半年时间,我在原来的公司因为脾气发作被炒鱿鱼了,失落了几天,最后决定回到了市中心。

在西大一位前辈的介绍下找到了一份相对轻松的工作,公司位置在西大附近。

现在的住所离那太远,念大学期间租的小公寓房已经被别人租了,目前正在赶紧物色新的租房。

要离公司近一点的,交通要够方便的,最好比以前住的那间大一点的……

奔波在人海中。

与不知何人擦肩而过。

回首望去,只剩下一片喧闹。

我猛然发现兜里多了一团东西,是一张租屋简讯,上面其中一块内容立刻就吸引了我的所有注意力……

……

五年了,很多东西都改变了,也有很多东西没有改变。

叶秋所住的高级小区,在我看起来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虽然这里的周围垒起了无数的住房大楼,将这个小小的可怜的地方给包围了起来,好像被一群猫给围堵的小老鼠一样。

但是,我对这里的印象,永远定格在了我逃离的那天,最后那匆匆一瞥。

还有,他那绝望的眼神,也仿佛历历在目。

让自己稍稍冷静了一下,我踏入了小区的大门。

租屋简讯中所说的房子明明是在这种高级小区,租金却便宜到不信。

而且就是叶秋住的那间房。

不过,联系人不姓叶,姓李。

出于贪便宜的心理,也有对叶秋的些许特殊感情,我决定租这里。

联系过了李先生,貌似人挺不错,一听都是姓李的,当场同意我租。

偷着乐一下。说不定小拉一下关系还能便宜点呢。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掐准了点,我刚出电梯,房门就缓缓开了。

李先生一头略长的黑色乱发,长得不算太高,而且和一般成年男子比起来未免显得有些消瘦。

他戴着口罩,几乎把整张脸挡住,说是最近感冒,希望我不要介意。

我说没事。

甚至还有些感动,为了不传染我这个陌生人,他还细心地戴上了口罩。

进到了那屋子,发现窗帘都拉上了,也没有开灯,漆黑一片。

李先生,能开灯吗?

他说能。

啪嗒——

灯光亮起。

看到了房内的光景,我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却没发现“李先生”已经把口罩脱了下来,露出了那张熟悉的清秀的面孔。

——终于,终于得到你了。

——我等这一刻等了好久,真的,等得太久了。

——今生今世,永远,永远在一起哦。

吱呀——

——……学姐。

砰——

……

————END•末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囚爱之开始与结束,囚爱之开始与结束最新章节,囚爱之开始与结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