婼烟然撑着脸,想到,这大院只有一个拽儿的话,确实不太够,看来,是时候该建立自己的势力了。

唉,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屋里那些原主的首饰贵重物品,都已经被偷的差不多了。

——

大厅,摆满菜的大圆桌前,连着坐着三个人。一大群婢女站在边上伺候着。

“秋儿,你去瞧瞧二小姐,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不来”李茹温柔的对着秋儿吩咐着。

转头看着坐在身旁的朱诚,“老爷,你都累了一天了,要不你先吃点吧”

“是啊爹,咱先吃吧,没准,妹妹她又在院子里发脾气呢”婼婉妍先夹了一筷子的红烧肉,放入朱诚碗中,“爹,您吃”

“发脾气?这才回来两天,发什么脾气?”朱诚不解的看着婼婉妍,“妍儿啊,这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老爷,你有所不知,这烟然,她早上去账房了”李茹装作一幅不知当讲不当讲的模样。

“是拿银子出去玩了吧,怎么,你们不给她?”朱诚皱着眉头。

“哪能啊,前些天妍儿在奇异布装买了一块布,做衣裳,今早庄老板来账房取银子了,凑巧被烟然那丫头看到了,就被拦了下来,还说以后买东西的钱不能从账房取,要钱找妍儿她自己付”

“而且,她还说”李茹欲言又止。

“说什么?”

“她还说,这婼府的钱是她婼家的,我们是外人,以后不准我们再花”李茹添油加醋的说着。

“岂有此理”朱诚一拍桌子,“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了”

“所以这会儿,妹妹她指不定在她院里发脾气呢”婼婉妍站起身,“爹,您消消气,妹妹她可不就是这个性格嘛,其实也没什么的”

“是啊,老爷,烟然她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你别放在心上...”李茹和婼婉妍对视一眼,暗自一笑,成了。

以老爷这个疑心病,等下可有的那小贱人受的。

——

“小姐,穿这件”拽儿翻着柜子,拿出了一件浅蓝色的衣服。

“不错”婼烟然满意的点点头,看起来皱巴巴的,挺旧的,不错,就这件吧。

刚穿好就看到拽儿也换好了衣服,是一件灰色的破旧衣裙,腰部这里还打着一块黄色的大补丁,袖口还有一个破洞。

“嘿嘿嘿,自从小姐去柳镇后,李茹就发了两套衣服给我,这便是其中一套,干粗活穿的,一直没舍得扔”

拽儿给婼烟然简单的挽了一下头发。

婼烟然抬手捏捏她的脸,不是舍不得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怕忘了自己吃过的苦,受过的伤吧。

聪明

“放心,你家小姐我,以后绝不会让你再受一丝伤害了”摸摸她的脸。

拽儿之前的那满身交错着的疤痕,已经深深的记在了婼烟然脑中。

“哎呀,小姐,你就知道煽情”小姐真好,拽儿吸吸鼻子,仰着头,努力把眼泪憋回去。

大厅

远远的就看见里面站着一大群婢女,毕恭毕敬的低着头,起码十几个的样子。

“噗嗤”婼烟然笑出声,这三人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皇亲国戚啊。

刚走到门口,嗯?气氛不对。

只见三人并排坐着,朱诚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坐在中间,好像在生气,而婼婉妍和李茹责笑嘻嘻的正和他说着话,像是在讨好他,时不时还往他碗里夹几筷子菜。

不过这气氛也对,那一老一小俩女人,肯定在嚼舌根。

“哟,爹爹你们这是吃上了?”既柔弱又委屈的声音传遍大厅。

“都什么时辰了,你...”朱诚瞪板着脸,刚想指责,可看到婼烟然的模样,到嘴的话立马咽了回去。

这孩子,头上不仅一点首饰都没戴,连衣服都这么旧,和以前那金银珠宝挂满身,衣衫亮丽的样子简直是天差地别,还有身后那婢女,穿的如此破旧。

在打量婼烟然的同时,婼烟然也打量着他。这还是第一次和朱诚面对面的对视。

这朱诚长的倒挺秀气,头发一丝不苟用一根蓝带子盘在头上,浓眉大眼,一看就是老实人,不过这真的只有三十二岁?有点显老啊,板着个脸,看来准备骂我了。

还有这李茹,这保养的挺好,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眉,三十岁了,看上去才二十出头,穿的跟个风尘女子一样,那领口开的,半个胸都露出来了,眉头微蹙,一幅让人看了就想去心疼的样子。

果然啊,这一幅样子,其中的精髓,已经完全的被婼婉妍继承了,不过好在婼婉妍没穿成这样子。

唉,婼烟然暗自叹气,想想自己也二十八岁了,恋爱都没谈过,这李茹也就比她大两岁,都是俩孩子的妈了,大的还十二岁了,差距啊。

不对,现在这算是和染染谈恋爱吗?哎呀想什么呢,人家才几岁的小屁孩。

————

此时,一片白色的树林中,弥漫着一片白色的迷雾。

“阿嚏”正独自一人穿梭在其中的花醉染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怎么回事,肯定是烟然想我了。

‘啪慈慈慈’正美的冒泡的花醉染听到了这如雷贯耳的声音,立马回过神,飞身站在树顶,抬头望着白林另一头。“烟然”花醉染暗叹一声,接着朝着那方向赶去。

只见白林那一头是灰蒙蒙的一片,上空电闪雷鸣。

————

“妹妹你,怎么穿成这样子就来了?婼婉妍,起身走向她,温柔的说着“先坐下在说吧,爹和娘都等你好长时间了呢”

“呀,拽儿,你好大的胆子,敢穿成这样就来大厅,也不怕脏了地”

切,婼烟然脸色一摆“姐姐,姨娘,妹妹还想问你呢,这两年不在家,烟然屋子里,但凡值一点钱的东西,能拿的都被人拿走了,如今我那‘烟居’只剩个外表华丽的空壳,连稍微好一点的衣服都没有一件”

“姨娘啊,你们到是穿的光鲜亮丽,小日子过的挺美的”

“是吗,烟然怎么不早点来和姨娘说呢,姨娘好早些帮你备着”李茹神情一禀,立马走到她边上,拉着她的手,问寒问暖的。

“我和拽儿从回来到现在,总共才两天时间,我那‘烟居’居然连一个下人都没有见到过,这是都来伺候你们了吗?怎么,姨娘你是想着我在柳镇粗活干惯了,回到这婼府,也不必人伺候了?”

“这,我”

“烟然啊,先坐下吃些东西吧”朱诚打断李茹,立马和婼烟然打着哈哈。

“这事啊,是你姨娘不对,可前些天她还为了你要回来了,就买了一批上好的布料,可是听说今早庄老板来府里取银子,你不同意?”

哟,这话题转的真是快,是非颠倒,篡改事实?还真是急中生智。婼烟然瞥了他一眼,睁眼说瞎话谁不会啊。

“爹爹,人家庄老板可说了,那布是给姐姐做衣裳的,打的还是欠条,你要知道,欠条这种东西不可行,万一哪天外边的人看婼家家大业大的,动了歪心思,随便这么一写,就来婼府取银子,这可怎么办才好”

“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头牌杀手有萌夫,头牌杀手有萌夫最新章节,头牌杀手有萌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