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惊呼。

“小心——”

“不要!”

“干得漂亮——”

此起彼伏,十分热闹。

金氏和顾子栋跟在顾长印后头,因为金氏先被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哭着喊着回去的时候不觉得,这告完状后,顾长印先拿着鞭子杀去大房了。

她心里这一口气一松,才察觉出来自己的尾椎骨那里生疼。

要是平日里,肯定要哭唧唧的,闹着要人请大夫来,做张作致的闹得阖府不安了。

可此刻,她一心想着要看顾长印给自己出去,即使这一走动就疼,也咬牙忍住了。

只搀扶着顾子栋,跟在顾长印后头慢慢的往大房里挪动。

一边走,一边还跟顾子栋嘀咕:“儿啊,你娘今天可是被那丢了几十年才找回来的母女给欺负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山野旮旯里钻出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也就你那祖母和你那最会拍马屁,面甜心苦的大伯母拿那母女当回事。”

“也不想想,这么些年流落在外头,看那穿着,看那打扮,就不是什么好人家。不知道身上多少毛病呢!”

顾子栋听到这里,忍不住道眼睛一亮,腆着脸就问:“娘,咱们家真来了一个表妹?那表妹长得好看不?”

顾子栋这人没别的毛病,就是比别人跟怜香惜玉些,看到貌美的丫鬟就走不动道。

三房那边,金氏将顾长印管得死死的,身边一个略微平头正脸的丫鬟都不留,可自家儿子院子里,养了十来个美貌的丫头。

有自家丫头里长得好看,被自己儿子看上的,也有从外头买来的,每天里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金氏知道自己儿子这个毛病,大房和二房的闺女跟自家儿子是堂兄妹,到还罢了。

这突然来个表妹,长得就是以金氏挑剔的眼光,也说不出不好看来。

顿时就警惕心大起,自家儿子要是看到了那丫头,该不会……

这么一想,金氏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了,忙道:“今儿这事,你们小孩子家家的就别掺和了,行了,有我和你爹就行了,你回自己院子里去歇着去吧——”

俗话说,知子莫如母,同样的知母莫如子。

顾子栋一听,这都快到了,突然赶自己回去,莫不是那表妹长得漂亮,所以自己娘不让自己过去?

哪里还肯走?

不管金氏怎么说,他都嬉皮笑脸的:“娘,就让我去看看呗!我看看这表妹和咱们家妹妹比,到底谁好看些?跟我院子里的那些丫头比,谁好看?”

金氏没法子,自己这个儿子,她跟老爷爱若珍宝,还真舍不得苛责。

只嘀咕道:“不过是个乡下丫头,能好看到哪里去?”

顾子栋却没心思听金氏嘀咕,满脑子都想去看新来的表妹,一时间搀扶着金氏的手力气也大了,脚步也加快了。

金氏本来慢慢这样蹭着走,还能忍受,被自己儿子这么扯着加快了步子,只觉得自己的腰咔嚓一声,疼得冷汗都出来了。

还好此刻已经快到顾家老夫人的院子了,金氏捂着腰,只哎呦喊疼,一步都走不得了。

顾子栋听了亲娘这般,本来心中还有几分不耐烦,以为自己娘是看快到祖母院子了,又装起来。

这是他跟金氏母子之间的小秘密,小时候他闯了祸,害怕的时候,就是金氏教他如何装病,装受伤。

就算是他的错,这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也都草草不了了之。

这么些年,他也习惯了,跟着金氏也锻炼出来了。

在家学里,或者在大房二房这边犯了错,就使出这一招来,总能逃脱大伯和二伯的惩罚。

就算不能逃脱,这么一装,自家爹就能顶上去,将他们母子给捞回三房去。

因此,只当金氏此刻又在装。

尤其是他眼尖的看到祖母的院子门口,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女子,笑盈盈的正不知道跟她旁边的一个有几分面熟的妇人在说什么。

虽然只看到了一个侧脸,可还是如遭雷劈,只觉得口干舌燥,这女子,简直像是画中走下来的一般。

这就是表妹?

顾子栋的心都飞到那边去了,提着耳朵想听这表妹在说什么,再听到金氏的哀嚎,只觉得心烦:“娘,好歹今日有客呢,别装了!让表妹和姑母听到像什么样子?再说了,我看表妹这般斯文秀气,怎么会对娘动手?”

“娘,别是你看人家不顺眼,又装的吧?你也是的,在爹面前装装也就是了,在您儿子我面前还装什么?别哭了,让我听听表妹她们在说什么——”

金氏听了这话,那才是仿佛被雷劈了!

这是她儿子说的话?几乎是不敢相信的抬头看去,就看到自家儿子,此刻眼睛冒光的只盯着前面站着的那个小丫头,哪里还顾得上他?

金氏又是心寒,又是着急,忙掐着顾子栋:“儿啊,你糊涂了?看到没,人家都已经成亲了——”

顾子栋满不在乎的舔舔唇:“娘,你儿子我当然看到了,表妹这样的人品,这样的才貌,当然——”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那边本来还站着好好说话的几个人,不知道怎么就动起手来。

先看到顾长印扑向了表妹旁边的那个妇人,然后不知道怎么的,自己爹就摔倒在了地上。

金氏跟顾长印这么多年,夫妻情深,见顾长印摔倒了,尖叫一声,就要扑过去,这一动,那腰又疼了起来,差点没喘上气来。

只得死命推顾子栋:“儿啊,快去看看你爹怎么了?肯定是那母女俩搞得鬼,她们对你爹动得手——”

顾子栋的眼神几乎都沾在了王永珠的身上,被金氏一推,才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娘,你胡说什么呢?表妹明明站在那里都没动——”

话音还没落,就看到王永珠手腕那么轻轻一挥,然后顾长印就被卷起,在空中转了两圈,然后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顾子栋第一反应,就是往旁边一躲,堪堪避开了砸过来的顾长印。

倒是金氏,想躲也迟了,身子刚一动,那腰就疼得不行,才堪堪迈出一步,就被顾长印兜头砸了个正着。

只觉得眼前一黑,胸口剧痛,腰也剧痛,头也痛,然后连声都没出,就被砸晕死了过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最新章节,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