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水廊。

这是索城内颇为有名的一条专门供应给往来的游人们休憩的旅馆街。

名字的由来在于建造在本就倾斜的街道中央的一条宽约2米,长度则是近百米的水道,而在水道的上方则是每隔数米都会有一座缠绕着淡青色藤蔓的石拱门,每到春夏两季便会开满各色小花。

现在虽是秋季,没有花朵,但转为灿金色藤叶在风中散落,顺着水流飘荡的景象依旧称得上是美轮美奂。

然而即便是再美的景色,到了某些人的眼中,也会被扭曲成不堪入目的模样。

“我看到了死亡,这些往日里茂盛的藤叶,终将被伟大的水吞没,成为下水道中的腐烂淤泥!”

有人站在窗口,盯着那些在水中“颠簸”的藤叶,仿佛是预见到了某种景象,咧着嘴,皮笑肉不笑,蓦然又低头看向胸前的某物,压着嗓子,发出刺耳的吟唱,

“升起来吧!无名的存在啊,属于你的时代已经来......”

“藤叶终会凋零,化作肮脏的淤泥,而那位永久的存在不会死去,因为在怪异的永恒中,连死亡也会死去!”

屋内,黑袍人像是在应和窗边那人的话语,又像是在通过赞扬某个存在来宣示自己信仰的正确。

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人正坐在黑暗中,沉默无言。

房间内的阳光倏然暗了些许,仿佛是在畏惧他们所谈论的某种不可言喻的存在。

“看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话语,窗边的人嘴角闪过嘲讽的微笑,转过身来时已是彻底的平静。

“早已准备万全,干扰我们行动的那些入梦者已经被清理出索兰城,没有人能阻止我们的行动......事实上我更加担心你们,想要在幻梦境扎根可不是容易的事情,光靠言语没有任何意义,我要看到你们的实力!”

很显然,双方的合作并不和谐,互相之间的试探从未止歇。

“放心吧,明天你们就会看到并且明白我们的能量究竟有多么恐怖。”

视线重新转回窗外,遮掩眼神中流露的惊讶,瞥了眼胸前的物什,中央部位正闪烁着淡蓝色的微光。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传来消息。

不应该啊......

然而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尽管有些疑惑,他还是背对着屋内几人,双手在胸前悄然结成几个咒印。

窗外的潺潺水流表面立刻开始泛起波纹。

不一会儿便形成一颗扭曲的水团升起,变化出几个怪异的模样后又陡然消散。

水面重归平静,窗前的人心里却有了别样的想法。

一群被打垮的家伙,居然还敢重新回来,看来是找到了帮手,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偏偏选在这种时候......现在提出要离开未免有些过于明显,稍有不慎就会暴露。

不如留下来看看情况再说。

但现在的位置未免有些危险,还是换一处比较好。

一念即此,往后退出一步,转身看向屋内的其他人,斟酌着语句,视线扫到桌面上的茶壶,眉头轻挑,开口说道:“趁着这段等待的时间,几位要不要尝尝索兰城这边的特产茶水。”

桌边的黑袍人点了点头,在这儿坐了也有一段时间,有外人在无法进行祷告,喝茶或许是不错的打发时间的选择。

暗自攥了攥手,上前拿起水壶走向门口。

借着泡茶的名义,完全可以在旁边的附近的茶水间待上一段时间,观察房间的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物出现。

等到他们开始交战,自己再出现帮忙,随后装作不敌然后撤离。

不论哪方赢了,自己都将成为最后的赢家。

完美的计划!

临出门前,回头看了眼屋内兀自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几人,将他人玩弄在手心的滋味实在叫人着迷。

拉开房门,大跨步的走出去。

按照记忆转向旅馆茶水间所在的房屋。

视线跟着转动。

下一秒却被街口正往这边走来的身影吸引。

他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像是索兰城这个时节常见的绸布长衫,而是一套样式有些古怪的外罩长袍。

一手收在上衣的衣兜内,另一只手则是握持着一把体积大的有些恐怖的双持巨剑的剑柄,本该是背在身后的武器,如今却被他抗在肩膀上,行进间更是没有任何不适的模样。

嘴巴上下开合,像是在不停的念叨着什么,阳光落在那漆黑的剑刃上,让人从心底泛起寒意。

是他吗?

怎么只有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其他人呢?

怀揣着疑惑,脚步却没有停下,面对着那人走过去,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正等着的那些人之一,此刻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避开他就可以保证不发生冲突。

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随着两人不断的靠近,莫名的压迫感却在某一个瞬间扑面而来。

狠狠的咽下一口唾沫,将内心产生的特殊情绪压下,保持着脚步的稳定,直到两人交错而过。

什么都没有发生。

吁~

长出一口气,内心的紧张感在此刻散去。

“喂,这个邪教徽记是你掉的吗?”

身后突然传来询问声。

起先是一怔,旋即下意识的看向胸前,脖颈间还是能看见自己的银白色金属链,上边悬挂的东西自然也在。

不是我掉的......等等,邪教徽记?

“原来在这啊,这就是你的邪教徽记吗?”

随着声音响起的是沉闷的“呼呼~”风啸!

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右肩便遭到了毁灭性的拍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已然起飞。

下一秒撞进街对面的房屋,砸穿墙壁的同时震起大量的沙石烟尘!

“呦呵,还挺好用的。”

祝觉单手提留着常人需要双手才能使用的巨剑,看着消失在视野中的某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把武器是他刚从烁金商会取来的,至于那套同样给他准备皮甲则是动也没动,因为嫌穿起来太麻烦。

身后有凌厉的风声响起,往右撇头,一条带着令人作呕的粘液的触手擦肩而过,反手转动巨剑,将触手从中间切断,祝觉转过身去,看到的是已经从房屋内冲出来数人。

“只有这么几个,说好的至少20人呢?”

祝觉左右张望着,没等多久,街道上的另外几间屋子里便接连有人冲出。

此刻花园水廊的街口,伦纳德一行人正密切关注街道内的动向。

“队长,这样真的好吗,让风铃先生一个人先进去,万一他死在里边,我们还要不要跟上。”

有队员看着正逐渐被包围的祝觉,表情有些古怪的看向伦纳德,

“就这么把人家卖了不太好吧?”

“这是他要求的,我能怎么办?”

伦纳德摊开手,这种要求他还是第一次听见!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最新章节,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