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便要远行,梅小羽早早回了家,他把家中床单被罩全洗了一遍,饭做好,梅凌晨父子恰好进了家门。

梅嘉嘉喳喳说着,“老爸,你的三轮太牛了,娇娇也想让她爸买一辆。”

换鞋的梅凌晨有些不明白现在孩子的思维,“蹬三轮的爸爸不是没本事的表现吗?你们什么时候脱离了低级趣味。”

换了鞋的梅嘉嘉有些不屑,“你的三轮能和挣钱的黑三轮比吗?这叫低调,懂不。”

梅凌晨哑然失笑,“你们现在懂的真多,还低调,干嘛不说是装逼。”粗话出口,梅凌晨罕见的捂住嘴。

梅小羽端出菜,“回来啦,吃饭。”

梅凌晨有些奇怪,“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老实交代,是不是犯错了。”

梅小羽放下菜盘,“我不可能犯错,一贯正确,明天出差,代表公司,牛掰吧。”

梅凌晨坐了下来,瞧着他。

“姚荡村开发已经定了,我们去筹备百合香的事。”梅小羽大马金刀的坐下,有些得意。

梅凌晨皱皱眉:也太胆大了,这么大的事,敢交给他去办,晚上问问,真是晕了头。

“你不同意也没用,老板拍板,我不信你有胆子去训她。”梅小羽晃着腿,一幅你敢对她嚣张吗的神情。

梅凌晨瞪了一眼,“能得你,快去端饭。”

三人一起用餐的机会并不多,因为要远行,梅凌晨有些不舍,梅小羽兄弟同样有分别的那种伤感,热闹的场景在餐桌上没有出现,很沉闷。

饭没有吃多少,梅凌晨放下筷子,掏出烟,梅小羽拿过烟灰缸放在餐桌,“此次去,我会借助姚村长的力量,如果遇到体制上的事,解决不了,就去找郭伯伯,只要我们严格按规程办事,不日开张,不会有什么问题。”

看到他很自信的表情,梅凌晨叹了口气,“你大了,是该迈向人生的第一步,要记住,任何事先考虑困难,当你觉得所有困难都可以解决时,再去实施,这样成功的把握会大很多,不要头脑发热去做决定,凡事先求己,遇到拿不准的事,先给我打电话。”

梅小羽很认真的点头,“记下了,家里我都安排好,嘉嘉吃住就在店里,他的学习不需要操心,不懂的会问店员们,就是担心你一个人,没人陪说话,很孤单。”

梅凌晨揉了揉他的头,“小羽真的懂事了,你放心,我的生活很充实,下步我会出去讲课,给你们兄弟挣些娶媳妇的钱,如果我接到上都方面的邀请,你不妨也去听听,亲身感受一下商界精英们的思想,这对你未来的发展大有益处。”

他们谈了很晚,梅嘉嘉没有做作业,从他的角度不时给梅小羽提些建议,他的建议看起来很幼稚,而梅小羽却都记在了心里,他觉得,唯有了解各个层面的人心理活动,才能占有先机。

梅小羽的行囊收拾完,想着问问画清晨的下步计划,看看表,过了十点,打消了念头:还是让她独自去施展吧,事事操心,很容易产生依赖的心理,对成长不利。

梅凌晨没有睡意,他有种强烈的预感,梅小羽迈开人生之路,龙城有可能成为他人生旅途的一个驿站。

画清晨没有睡意,进军上都是她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说是梦想,不如说是给自己增加与他齐头并进的资本,因为他一次次使人震惊的手段,在她的心里产生害怕,这种害怕就是爱到极致而产生的恐惧,那一丝丝失望的眼神既是恐惧之源。

九月夜晚的温度,很怡人,梅凌晨捧着书,却无法进入知识的海洋,瞧着窗外,不知何时,一轮明月悄悄的爬上了窗前。

放下书,走到窗前:你在干什么呢?今晚有流星雨,你会站在窗前感受流星带去我的思念吗?

想到她袅娜少女之羞,心柔恰怜,终得芙蓉出水,我之人生如歌,清晨,我想你啊!想到心在颤抖,你能感觉得到吗?

思伊如潮,他拿起手机。

梅凌晨>今晚有流星雨。

画清晨>今晚有流星雨。

滴滴声同时响起。

梅凌晨>我正站在窗前。

画清晨>我感受到你的目光借助皎月,温柔的注视着我。

梅凌晨>柔桡嫚嫚,却无言。

画清晨>无言胜万语,东顾夜深邃,俯窗独思,暝瞳已觉目中湿。

梅凌晨>下一次的流星雨将在七年之后,到那时,相拥而观,这是我期待最浪漫的事。

画清晨>不要再说,我怕心中梦想被你的爱淹没,到那时会变成依附你的女人,这样的妻子我不会做。

梅凌晨>你说的对,浪漫留待以后,下步我将全国巡讲,让我们共同步入精彩的人生。

画清晨>儿子我会照顾好,小羽单飞,不要牵挂,你去完成事业,家里有我。

梅凌晨>亲爱的!遇见你是我的缘,睡吧,明天将会比今天更绚丽。

画清晨>睡吧,吻你!晚安!

梅小羽走了,儿子安居店中,家中便没了活力,梅凌晨利用这段时间,猫在家中做了很多课件,特许金融分析师网上公布之时,也许就是人生的另一个征程。

未出家门十日,做完最后一个课件,梅凌晨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灰暗的脸上长满了密匝匝的胡子,像一丛被踩过乱糟糟的茅草。自嘲着摇摇头,勤快需要一辈子的努力,而懒惰只需睡上一觉便可达成。

打开窗,深吸一口混杂菜香的空气,勾起强烈的暴食欲望,拿起手机,“洪哥忙不?”

“你终于舍得打电话了,要不是舒琼说你在干大事,我早闯进你家,快说,有什么吩咐。”洪泰的声音很惊喜,听到他的声音,觉得事业做大便有了保障。

“我想吃烤肉,选个地方。”听到洪泰的大嗓门,梅凌晨同样有久违了的感觉。

“学府小区有家巴森烤肉,很正宗,现在我就预定,一会见。”

洪泰挂了电话,大喊一声,“小张,快过来一下。”

话音刚落,门外蹬蹬跑来一名很精干的年轻,“速去定华府烤肉,小包间就行。”

年轻人点头,却没有动,洪泰怒气上涌,“没听到吗?”

“洪总,中午您要去参加重要的宴会,不去恐怕不妥。”这位姓张的年轻人很委屈。

洪泰挥挥手,“烤肉比这个重要,今天就是天王请也不去,一会给孙秘书去个电话,随你编什么谎。”

小张助理不再坚持,忙答应一声跑了出去。

远远的,看到倚在三轮车上的梅凌晨,洪泰让司机停了车,穿过车来车往的街道,来到三轮车前,拍拍车座,“老板,送我一趟呗。”

“没问题,但肚子有些饿,请我吃烤肉,有了力气一定送你。”梅凌晨很夸张的挺着肚子。

洪泰忍着笑,对着惊讶看着他们的导车员,很严肃的吩咐,“我先带老板去吃肉,这辆豪车可得给我看好喽,磕着碰着,你的工作就算丢了。”

不再理会懵圈的中年人,恶搞一番,他们的心情大悦,二人勾肩搭背的进了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之无声之恋,都市之无声之恋最新章节,都市之无声之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