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公子萧如雪 79.沐尘

小说:绝世公子萧如雪 作者:萧烟若虹 更新时间:2019-08-22 14:46:03

三千大道如流水,自家各取一瓢饮,连圣人都会凝聚自己的大道法则,还有以剑入圣的那些强者,一剑可撼动日月星辰,一剑可斩碎山河日月,此等绝世人物才是无敌于天地之间,甚至在瀚海星空之中,也是很少有能够匹敌的存在。

“三千大道各取一瓢饮。那我又何必执着于剑术呢?”红鲤道。

“可你用的是剑,所以就该以剑入道,而剑道之中剑术是最快入道的,严格来说御剑术只是一种手段而已,还是囊括在了剑术之中的一种手段而已,所以御剑术不可能修成大道。”萧如雪平静的说道。

“修成大道就能成为最厉害的人吗?”红鲤道。

“连我都没有修成大道,你说厉不厉害。”萧如雪平静的说道。

神庙之中,供奉着叶星辰的那一柄金色长刀缓缓在颤抖着,连同石像都在缓缓开裂,而满脸褶皱的老乞丐眼眸之中似乎散发出了光芒,那一柄龙纹金刀似乎是活了过来,不停的发出了嗡鸣之声,咔嚓,石像破碎,龙纹金刀落在了老乞丐的手中,这柄刀不长,只有一尺三寸,可是镶嵌在了石像之上的时候,仿佛就是一柄三尺长刀,而在他手中的时候便是一柄一尺三寸长的刀。他的眼眸之中变得深邃了起来,一脸沉重的凝望着已经碎掉的石像,又缓缓抚摸着手中的金色短刀,一股雄厚的气息从身体之中散发而出,激荡在了天空之中,黑色的乌云被气息激动的翻滚着。

“你终于出现了刀皇。”一座犹如利剑一般直冲云霄的山峰之上,光滑如壁的悬崖之上,长着一棵青松,松树歪歪斜斜的长在悬崖之上,好似是一只人手抓在了悬崖之上,而青松的树枝之上,站立着一道人影,他的脚尖踏在了一根比筷子还细的松枝之上,可是松枝似乎没有一点压力,一身儒衣长袍在微风之中不停的摇摆着,他就是金鳞榜第一的绝世强者宇文昊,也是十二神皇之一的儒皇,此刻他已经感受到了另外一道皇者的气息,就是那一位刀皇。

“刀皇现世,看来神刀断月真的就在璇玑啊。”平地之上,黑螭的脸依旧隐藏在了黑色的斗篷之下,身后的黑袍老者还是面无表情。

落月湖,璇玑之中一个非常普通的湖,长在山峰之上俯视着湖面犹如一轮弯月,所以叫落月湖,意思就是月亮掉落在了这里的意思,落月湖平时没有什么动静,可是到了晚上,就会浮现出了一丝蓝色的光芒,与波光粼粼的湖面相互契合,犹如翻着蓝色的鱼鳞一般,极其的美丽。而在落月湖的不远处,就坐落着一个小小的庄园,庄园建筑虽然简单,可是却非常的雅致,因为里面住着一个人,他的生活起居都需要人照顾,他身边跟着一个丫环,还有一个侍卫,侍卫的实力是天神境的强者,作为侍卫,有这样的境界已经是非常难的的存在了,可是作为保护他们家公子的人,他的实力还远远不够,他们的公子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小生,苍白的脸色几乎看不到血色,只要凝望着他的脸,都能知道他的柔弱,而且他病得很严重,他叫沐尘,沐是一个姓,这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可是沐是一个非常不简单的姓,在北方有一颗永远不落的星辰,这颗星辰叫做北落,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叫做北落,只知道远古时候北落星辰就已经存在了,而北落星辰的下方就是一片大陆,这片大陆叫做北落大陆,与青云大陆一样,跟都天接壤的大陆,而大陆之中最强大的国度也叫北落,北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度,北落的悠久足以追溯到远古时期,北落有一个非常传统的习俗,如果是嫡系的儿子,都会在北落拥有尊贵的身份,但如果是庶出的儿子,就会活得比较艰难,有些庶出子弟非常出色,都会被人鄙视,北落是一个非常讲究出身的地方,尤其是皇族,而沐就是北落皇族的姓氏,而北落皇后生的子女才是嫡系,其他侧妃生的都是庶出,可是皇族毕竟是皇族,庶出的皇子也能有不错的生活,毕竟敢看不起皇族的人很少。可是有一种却不同,就是皇子的母亲没有任何名分的,比如宫女,或者秀女,被北落皇帝宠幸之后没有获得封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很多,这样的人很多都会死在后宫的皇后或者那些侧妃的手中,很少有人能够顺利的将皇子生下来,但是还是有些人剩下了皇子,可是这些皇子根本得不到皇子的身份,北落的皇族会将他们遗弃掉,甚至不愿意让他们再次踏入北落的皇宫之中,而住在这里的主人沐尘,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的母亲就是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宫女,他的母亲生下了他,可是他活下来很不容易,他在母亲肚子的时候,就已经被人下了很多次毒药。很难想象,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他生下来就携带着寒体之症,这是从娘胎里形成的病症,犹如附骨之蛆一般,根本无从根治,他的气血也是非常的微弱,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就是如此,好在他还可以修炼,这些年身体倒是好了很多,可是每一次寒体之症发作之时,仿佛整个身体都是被千年寒冰冰冻着,极其的寒冷,寒冷到了一种极其痛苦的地步。

他,缓缓走了出来,站在了落月湖边,现在是初秋,天空还没有转凉,树叶之上还是绿荫葱葱,可是他却披着毛绒的衣物,包裹着整个身子,身后站着一个袅袅身姿,他的丫环叫小翠,一身翠绿色的长裙凹凸有致的展现出了她的妙曼身姿,说是丫环,可是他知道这是家里人给他订的妻子,应该是买来的妻子,他被皇室赶出北落皇城之后,被自己母亲的家族接走,自己母亲的家族在北落还算有些势力,所以为他买了一个丫环,甚至为他配了一个天神境的护卫,将他送来了璇玑,因为这里的气候没有北落那么恶劣,他们希望沐尘能够在璇玑好好养病,还有就是躲避皇宫之中的那些追杀,北落的皇后可不会放过任何被皇室遗弃的皇子,很多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北落的那些势力都知道,这些遗弃的皇子都死在了皇后的手中,但是没有人会说什么,因为这些皇子活着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的沐尘就是如此,在北落人的眼中,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死不死没有任何的变化,没有人会关心一个连身份都没有的皇子的死活,他注定跟那些高高在上尊贵的人不能站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所以没有人会为了他对抗皇后,尤其是在北落,北落的皇后可是非常具有威严的,北落可是皇帝皇后同时主政的,相当于一个国家有两个皇帝一般,所以得罪皇后只有死路一条。

“公子,你身体不好,还是不要在外面站那么久,快回去吧。”后面的小翠担忧的开口劝说道。

“没事,看一下风景,这里的风景很好。”沐尘眼中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望着周围的青山绿水,每一天都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样的山野之间,对于他来说倒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可是有些时候,很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的。

“那你注意一下身体。”小翠叮嘱道,眼眸之中那种担忧始终没有消散而去。

“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毕竟是好不容易活下来的,我会好好活着的。”他喃喃道,似乎是跟小翠说话,也似乎是跟自己说话,他从在娘胎里就时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从生下来之后便面临着许多阴谋诡计,还有许多的明枪暗箭,可是他都好不容易的活了下来,对于他来说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功,所以他很珍惜每一天活着的日子,虽然他有很多的委屈,有很多的仇恨,可是他都不在乎,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把那些东西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每一天都是与这命运博弈,努力挣扎着活了下来。

“你放心吧,少爷自有分寸。”一身灰色长袍的侍卫,望着担忧的小翠平静的说道。

“你们男人就是心大,你不知道他的身体吗?一个已经是即将跨入天神境的人物,还是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一样,能不小心吗?”小翠白了一眼黑衣侍卫说道,他们三个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才是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人,所以说话也没有那么拘谨,都是直来直去的。

“少爷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他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至少会比那个女人命长的。”提起那个女人的时候,黑衣侍卫眼眸之中出现了一抹杀意,能够让他如此愤怒的人,只有北落的那一位皇后,可是他知道自己实力在北落皇朝面前,就是蝼蚁,别人要想将他踩死,都嫌浪费力气的人物。

“少爷说过,仇恨不用记着,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呢。”小翠皱眉说道,黑衣侍卫也讪讪地笑了一下。

落月湖之畔,三道人影平静的坐在了湖边,他们刚刚吃了午饭,刚好阳光照射在了落月湖之上,现在的阳光没有那么炙热,可是让大地有了一丝温度,所以小翠扶着沐尘出来晒一晒太阳,在湖边不远处的草地之上铺上了一条白布,沐尘一脸惬意的坐在了白布之上晒着太阳,而小翠坐在了他的身边,不停的给他揉肩或者捶腿,黑衣侍卫怎是拿着一根鱼竿端坐在湖边垂钓着,这样的情景有种让人羡慕的幸福感,可是这样的场景没有持续多久,一个人影缓缓由远而近,一脸褶皱的人缓缓来到了湖边,一身破烂的衣服显得极其难看,披头散发的头发仿佛很久没有洗过,脸上的黑色仿佛是许久没有洗脸所造成的,这样的一个乞丐大大咧咧的来到了湖边,离他们三个不远处盘腿坐在了地上,虽然地上有一些尘土,可是他们三个都知道,就算是尘土也比他这个人干净几分,小翠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这样惬意的一个中午,遇见这样一个邋遢的乞丐,让充满幸福感的情景,出现了一道违和的风景,着实让人生气,而且这个人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三个一眼,只是自顾自的坐在了地上,盘腿闭目养神。就在小翠想要将他赶走,刚要起身的时候,被沐尘拉住了身形,而黑衣侍卫也将鱼竿放下,缓缓来到了沐尘的身边。

“怎么了少爷,为什么不把他赶走?”黑衣侍卫一脸不解的说道,让这样一个乞丐坐在了他们身边,黑衣侍卫怎么看都觉得别扭,因为在他的身上仿佛都不停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恶臭,让人极其的厌恶。

“你看他的腰间,一个乞丐能有这样的刀。”沐尘平静的说道,随后二人缓缓看向了乞丐的腰间,果然乞丐的腰间悬挂着一柄金灿灿的宝刀,尤其是那栩栩如生的金色龙纹,一看就知道这柄刀的价值不菲,这样等一个人怎么可能真的是一个乞丐。

“可能是他捡来的。”小翠始终觉得这柄刀挂在他的腰间极其的别扭,仿佛不是他的刀一般。

“这柄刀肯定是他的,一个乞丐如果捡到这样的宝刀,要么就是卖了,要么就是非常珍贵的捧在手中,而不是像他一样,将刀挂在了腰间。”沐尘平静的说道,虽然他们的声音说的很小,可是一字不落的被刀皇听了过去,刀皇张开了一丝眼眸,有些诧异的忘了一眼沐尘,他的眼眸很黑,黑的有些深邃,仅仅是望了沐尘一眼,沐尘就觉得身躯如坠入了水中,让人窒息,他的脸色难看了起来,随后刀皇再次闭上了眼睛,沐尘才回过神来,心中有些骇然,他的脸依旧很苍白了,所以更加苍白了几分,也没有人看的清楚。

“你们是什么人?”只见一道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三人诧异的向后一望,只见一个儒衣长袍之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们身后,一脸冷漠的望着他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世公子萧如雪,绝世公子萧如雪最新章节,绝世公子萧如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