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主宰之圣古无间 二 · 梦沉

小说:大千主宰之圣古无间 作者:离岸峯 更新时间:2019-08-06 12:05:34

亿亿世界之上。

太易未显,终焉已逝,鸿蒙非有,圣古不存。

仿佛超脱了所有世界的极限,亦或是——一切时空,一切本源,恍若从未存在过一般。

看上去,似与大千世界截然不同,犹如更为无上的维度,无丝毫任何方位、急缓之分,亦无身魂、修为之别。

起乎无极,终乎无终,穷乎无穷。

而在这诡异之处,一道青袍身影,却是缓缓浮现——并非时空上的缓慢,而是另一种无可描述的奇异之感。

没有任何生灵有丝毫的可能来到此地——当然,也没有丝毫资格。但此人却是这般……毫无征兆地出现了。

那人的身躯看似扭曲,仿佛无数迭乱的点,但却有着神异,在这时空不曾有过的诡秘之处,以无中生有,永驻了不尽的轮回,生生开辟了无上的一角,揭开了一丝……己化无上的契机!

在这轮回间,那道身影,破开了轮回封禁,蓦地睁开了眼。内蕴无限光华,弥漫在己之轮回中,无远弗届,化作这诡异如永夜下的双月。时空皆至,一息如永恒之久,一寸似无量之长,更有无数本源的创灭,似要落在这亿亿世界之上。

“这便是大千世界之外么……”

林动沉吟自语,旋即双目微闪,用最为诡异、又最为直觉的感知,查视着这大千之上。但很快,林动便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犹如被凝固在琥珀里的微虫,丝毫不能移动,仿佛这无限的时空,都无法被容纳一般,那亿万本源的转变,都不被这诡异容许——

凌驾于一切的认知。

虽有些惊异,但林动却不惊惧,好像早就知晓会如此。他淡淡一笑,心中轻声说道:“此地能阻绝我的所做所为,却无法拦下我的推衍与记忆!”

时空不容,本源不许,那便凌驾己之轮回,衍化圣古,岁忆一切!

林动立于此地,周身也未有什么光芒,好似轮回皆灭。唯有那双目清明,注视之下,倒映出了无数的世界。

而那原本的亿亿世界,在其目光流转之时,竟露出了……一丝丝的停顿!

这一丝停顿,仿佛回到了千百世界的混沌之始,又在这停顿之中,落尽了一个纪元,直至沧海桑田,天枯石烂,归为大千世界下的点点尘埃……

可这停顿下的一切,在此瞬间,又化为了不存在,曾经的历史变迁,随之湮灭。而尘埃——在林动的注视下——再度凝结,明莹如滴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璀璨,衍化成了一个又一个……一模一样但却完全不同的世界。

林动的心神内,似有众生无数的念头。他眸光怔怔,回想着一切过往,观想那苍茫之下无数次的轮回与浮世。或有喜怒哀乐,或有七情六道,或有生离死别,尽在这岁忆通明之中,犹如酒烈,沁透了林动的心。

“仅仅一次推衍,便是这般复杂与沉重……”

林动心中轻叹,双目却露出了些许思索之色。在下位面时,在天尊障前,在大千奇之内,每一次感悟,每一场昏沉,对他而言,都是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唯恐醒来,察觉了真相,经历过的……却是彼岸的流沙。

他轻叹,但眼中却不见丝毫迟疑,那份决绝,那般执着,无可撼动,犹如面对两女,一诺磐石,一笑心安。

他摒弃了所有杂念,继续推衍着一切,推衍着……立于大千之上、俯瞰世界的轮回。

十次。

百次。

千次。

万次。

在这万次的推衍之中,从刹那的停顿丝毫,到一息的掌控完全,林动经历了太多太多。

一场场浮沉的梦中,出现过世界罹难,又有过极尽辉煌。他曾立于世界之巅,受生灵亿万尊崇敬仰;又晃晃而过,平凡一世,含恨而终……

甚至,曾有天骄一二,问鼎修炼一途,尝试着突破传说中的圣古之殿,虽失败,可却察觉到了一丝……所在世界的真假。

大梦无数,他早已非林动自身,而是亿灵众生,是繁花仙草,是飞鸟鱼兽,是天之至尊,是凡俗夫子,是一切宿命、一切生死的流转……

所幸,这九千九百九十九次的世界,林动皆守住了自己,心如止水,无以波澜,淡看着一切的生死轮回。而每每醒来,眼中的怅然与寥落,都抵不住那无以言明的坚毅。

直到这第一万次的推衍……或许是不经意间,又或许是刻意为之,林动眼目微垂时,他的记忆,回到了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

僻静的山峦,披着温凉的风,呼啸着掠过乱石堆叠的大地。白雾飘散,那寒阳笼罩的天空,被蒙上一层难以形容的色泽。

青阳镇,镶在林动记忆最深处的地方。

这是林动脱离轮回的经历,原本是独属于他的、无可轮回的一生。而如今,他好似看透了一世的永恒,打开了心结,去尝试推衍……这故事里的一切。

氤氲四溢,画面萧索,而林动衍化的轮回,早已凌驾于天玄位面所谓的“轮回劫”,甚至,就连天尊障前的百世逆活,在这轮回面前,犹如凡子至尊之别!

在这场轮回的推衍中,他是林动,是林啸,是柳妍,是林青檀,是林琅天,是林炎,是林貂,是绫清竹,是应欢欢……是他记忆里存在过的一切。仿佛这一场梦,众生皆己,却又非己,沉在了林动岁忆的最深处。

所有的人,所有与林动有着因果的痕迹,都已落下了泪,可他们分明又在笑,伴着琴音,伴着剑舞,伴着那……桀骜一世的杀戾与轻狂。

在那一瞬,仿佛是流水曾忆的味道,望着冰镜内的自己,却是一袭红裙,巧笑嫣然,那明媚而湿润的目光,隔着空间,望向了那神色怔然的男子。

或是泠筝摇落,素手轻抚,断了离索。弦音绕指,情满苍山陌……

在那一瞬,仿佛是木竹之屋前的羞涩,太上同魂,如痴如醉,多少碎语梦呓,越过了心畔,融化在那霸道而温柔的怀中。

或是清风折柳,盈盈雾浓,绕了帘钩。竹斜影瘦,未语泪先流……

在那一瞬,或是林氏宗族的桀骜天骄,或是青阳镇下娇俏的女孩,或是石符内的妖灵,或是那懵懂的火蟒虎幼崽……

又是同一瞬,立在大千之外的身影,双眼内的清明已然不再,而是化作了无数的情绪,纷叠不休——有着仇恨,有着怅然,有着悲楚,有着思恋,而眼中的那份沉沦,逐渐侵染了执着。

仿佛……自己是画中人,而那推衍之下的一切,才是真实与存在的根本。

这般挣扎,闪过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次的轮回,似有一个声音,仿佛雨水滴落,淅淅沥沥;而又有一个声音,自这第一万次的推衍中传出,仿佛风鸣雷荡,振聋而聩。

林动的眼皮,也在这伴着滴水的雷落之声,渐渐垂下,而其心中,竟闪过一丝呢喃。

“睡吧,沉沦于此吧,或许……答案并非清明,并非坚守……”

嘴角处,一丝苦笑闪过,在这世界轰鸣间,他缓缓地闭上了眼。

那立在大千之外的身体,仿佛支离破碎,但那轮回永在,无上依旧,只是岁月永恒、空间无量,都已被抹除了一般。

…………

武境,东方,一座万仞山峰之上。

两道倩影俏立于此,风姿可谓无双。一位倾世绝美,犹胜画中天仙;一位巧笑嫣然,恍若九霄玄女。

二女美目望着那娇俏的小女孩,嘴角处皆挂着甜美的微笑。

“清竹,清竹,”那身着冰蓝长裙的女子带着狡黠,轻轻碰了碰身旁的女子,嘟了嘟嘴,道,“你说林动这家伙要闭关到什么时候啊……”

看着身边女子娇颜上的点点笑意与嘟嘴的可爱模样,绫清竹却白了她一眼,风姿卓然,醉了这仙境迤逦。

“你呀……”她抬起了纤纤玉指,轻轻戳了戳应欢欢的香额,“还不是想让林动多陪陪你……”

不过话未说完,那一双胜过秋水的眸子,却是略显心疼地盯着应欢欢,而后搂住了她的窈窕腰肢。

“林动不在,不是还有我吗。刚刚谁还说过,如果我是个男子……”

“好啦!”应欢欢的俏脸顿时映上了一层粉晕,喃喃说道,“你要真是个男子,那会迷倒多少女孩啊……”

绫清竹轻盈一笑,揶揄道:“看来咱们的冰灵族族长,竟是一个在意自家夫君相貌的人呢。”

“再说的话,我可要偷偷告诉林动咯!”

两女笑谈,却成功地引起了一旁小丫头的兴趣。当即她跑了过来,甜甜的声音,让两女愣了愣。

“娘亲,欢欢娘……你们在聊什么呀?”

绫清竹到还没什么,应欢欢却是抵不过心头的母性光环,把小林静抱了起来。

看着小林静粉雕玉琢的可爱模样,应欢欢轻轻地捏了捏那粉嫩的脸颊。而应欢欢那略显冰凉的玉手,竟把小林静逗得咯咯的笑。

“好可爱啊!”

听着这清脆而稚嫩的笑声,绫清竹与应欢欢眼中的那份宠爱之色愈发浓郁。而应欢欢也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看着两位娘亲微笑,小林静也“咯咯”地笑着,不过当她乌黑的大眼睛左顾右盼时,那清脆的笑声却停了下来。

不过她虽小,但却聪慧至极,似是猜到了自家爹爹在干什么。只是那灵动的双目,依旧有着些许黯然。

“静儿……”

绫清竹望着她,知晓了其心中所想,那秋水眸子有着浓浓的心疼之色。她摸了摸那乌黑的青丝,轻柔说道,“静儿又在想爹爹啦?”

小林静点了点头,不过还是乖乖地对着绫清竹说道:“爹爹修炼完后,可以陪静儿玩了吗?”

“当然可以呀……”应欢欢轻轻说道,“爹爹和娘亲还要陪静儿去大千世界玩呢,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呢!”

“真的吗?”林静的眼中,似有着星星,而后喃喃自语道,“好多好多好吃的……”

见状,绫清竹与应欢欢无奈一笑,这妮子……

山峰深处,自有清泉流淌,蜿蜒而过。一抹闲云,掠过了这似碧波蔚蓝的天际。

应欢欢抱着林静,略显悠然地望着天空,心思却飘回到了那曾经的记忆之中。

绫清竹靠着青石,微闭着眼,享受着这清净的悠闲。

突然,她神色一动,双目内,有着“圣之意念”,扫过天际时,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

沉沦,沉沦。

仿佛混沌了真与假,正与反,错与对。

直至那位面裂缝的破碎,抹杀了这世界众生最后的希冀,无数绝望的眼,已然呆滞,在那绝对的恐惧前,任何的勇敢,都支离破碎,脆弱不堪。

没有了惊惶,没有了逃跑,或许连勇气也被冲刷殆尽,生灵无数,就这般呆呆地望着天。

曾经所有的悍不畏死,所有的桀骜轻狂、所有的柔情百转,都不曾存在过,唯有被这绝望支配,直到末日的尽头。

位面之隔已然碎灭,众生呆滞的眼,却突然发现,位面之外,什么都没有!

别说传说中的异魔皇,就连生命存在的痕迹都不曾有过。

只是,他们依旧呆滞,依旧沉浸在恐惧之中,仿佛连时光的长河,都冲不散岁忆之下的绝望。直到有一个生灵,目光怔怔,惊鸿一瞥时,看到了位面之外,一具漂浮的尸体!

“那是……异魔皇?”

他张开了嘴,沙哑中带着模糊,犹如风烛残年的呢喃。

渐渐地,又有生灵看见了那尸体。但几乎没有生灵发出声音,在这恐惧之下,仿佛连声音的发出,都是不被绝望容许的大劫!

只是……这尸体明明远在位面之外,但所有的生灵,都能清晰得看到尸体的存在——虽然看不到面目,也感知不到任何岁月流过的痕迹。

就在这一瞬,所有生灵的心,皆是猛然一震,仿佛这画面,从始至终都存在于记忆之中——或是他们一切的记忆,皆由这画面演变而来。

恐惧渐渐褪去,而剩下的迷茫,却瞬间填满了所有生灵的心。这份迷茫,仿佛凌驾于这世界的一切,犹如创造了这世界的生死亿万……

渐渐地,有着生灵逝去,这迷茫,伴随着他们的一生。余下的生灵,也消沉在这迷茫之中,仿佛物是,仿佛人非。

而过了许久,有着生灵,在这世界中,早已走到了巅峰。那目中的迷茫渐散,取而代之的则是数年不曾有过的执着。

他想要去找寻真相,即便穷极一生,可能也无法触及,但眼中的执着,却犹如本能,告诉着他,去察觉迷茫的根源,去察觉这所谓世界的真相。

渐渐地,渐渐地,又有生灵压下了迷茫,但露出了迟疑。可很快地,那执着追寻真相的身影,映在了他们的记忆中,仿佛深夜中的火把,盈亮了四周的盼顾。

他们也踏上了执着的归途,而那第一个踏上这不归路的人,叫……林动。

林动好似知晓了什么,在虚壁之上,缓缓地勾勒着,迷茫涌来,却与指尖掠过的痕迹相融,形成了八道……天地本身的符文!

他大手一挥,符文散落天地,而在执着的脚步下,他自己却消失在天地之间,仿佛去追寻着更深的真相……

世人依旧,可这迷茫,犹若这世界构成的根本,而他们沉浮于此,更似一场永不会醒来的梦!

直到某一天,这世界内的生灵,渐至垂朽,双目在执着消散时缓缓闭上,化作了一捧黄土。每一个人离去的时候,眉头紧锁,可在合上眼的一瞬,嘴角皆露出了释然。

直到某一天,一阵风吹过,洒乱了所有暮土的悲凉,仿佛一个纪元的结束。而迷茫,也在这风过时,渐渐消散,仿佛大梦沉沦的终结。

直到这迷茫消散完全时,露出了一道苍老至极、闭目盘坐的身影。

而此刻,那身影,却渐渐睁开了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千主宰之圣古无间,大千主宰之圣古无间最新章节,大千主宰之圣古无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