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三郎想要说些什么,可这个傲慢的大叔根本不给保三郎机会。

他凶狠地瞪视着保三郎。

“小子,难道我的女儿真的那么糟糕吗?”

“不,鹰司小姐她……”

懒得听人聒噪,鹰司通政直接抬手打断了保三郎。

“少跟我打官腔!你小小年纪怎么就养出了这种臭毛病!我问你你就直说!她难道丑到让你难以接受的地步吗?”

“……”

保三郎沉默了。

回想起那双清澈美丽的眸子,保三郎没办法自欺欺人地作出否定。

“……漂亮。”

“唔姆。”

鹰司通政态度缓和了一点。

“那,难道是她的举止粗野或是性格乖僻,让你觉得她不配称为你铃木家的媳妇?”

他又问。

“不。”

保三郎摇了摇头。

既然刚才已经被逼着表了态,保三郎现在也就没了顾忌,索性由着性子直说了。

“鹰司小姐礼数周到,不愧为大家闺秀。与此同时,她不像那些傲慢成性的娇小姐,性格朴实,平易近人,温柔体贴,是非常理想的大和抚子。”

听到保三郎的一通赞誉,鹰司通政眉毛一挑。

“没想到你对小葵的评价居然这么高。”

“因为鹰司小姐当得起如此评价。”

“好!”

鹰司通政“龙颜大悦”。

“这不就成了嘛!叽叽歪歪那么多干什么!”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的鹰司通政心情大好。

他又端起了酒壶,想要再喝一杯,可惜他身边的这个愣头青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但还是请允许我拒绝这次联姻……”

“咚!”

酒壶被鹰司通政砸到了矮桌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外间的侍从神官被这声巨响惊到,连忙进到内间探视,却被鹰司通政给轰了出去。

“这里没你们的事!都给我滚!”

鹰司通政压抑的呵斥声犹如野兽的低吼,吓得侍从神官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接着,他转向了保三郎,也将那股滔天的怒火对准了这个不识像的“罪魁祸首”。

保三郎坐直了身体,毫不畏惧地对上了鹰司通政的目光。

之前也说过,他是做好心理准备才到这里来的。

他绝不会退缩。

不止过了多久,鹰司通政闭上双眼。

当它们再次睁开时,已经平静得和刚才一模一样了。

他像再次举起酒壶,可握把发出了不堪重负的“惨叫”,坏掉了。

鹰司通政遗憾地摇了摇头。

“小家伙,我没看错……你是个可造之材。”

他淡淡地说道。

“就像这酒壶的握把一样,有用,却还是有些太嫩。”

接着,他提起了一个让保三郎颇感意外的话题。

“之前时津的那档子事是你的手尾吧?”

保三郎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再奇怪为什么对方会如此的神通广大,似乎无所不知了。

自己的确还是有些太嫩了啊……

不过鹰司通政倒是对保三郎的评价挺高。

“你的这手其实挺漂亮的。”

“先炒作出一个有利于对手的话题,让他疏于防备。接着树立起明确的‘敌方’,在搅起风暴的同时,让对手的注意力放到‘敌方’身上,从而忽略话题本身。最后再出手,将风暴揽为己用,将对手一击致命。”

“我说你嫩,不是说你的手法嫩。”

鹰司通政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而是你不明白打蛇不死,必有后患的道理。”

他的笑容逐渐的狰狞了起来。

“你居然只想毁掉那个时津的小子的前程?也太仁慈了吧?”

“就算那个笨蛋混得再惨,他老爹在政法界可还是有点人脉的。等这阵风头过去后,他要是一追查,你以为你还藏得住?”

“到时候就算治不了你……”

他冷冷地瞥了保三郎一眼。

“至少他还是能让你那个小情人生不如死!”

“越水她不……”

“够了!”

鹰司通政一拍桌子。

“我不想再听到你再说那些婆婆妈妈的话了!我从来就没把那种小事放在心上过!”

“男人风流就风流呗!德川公都盖了座大奥不是?只要你不耽误正事,那些都是细枝末节!”

“重点是时津!”

“他要是想给你下阴手,就你那个老学究老师和他手下的那些书呆子们可保不住你!”

“你都已经抓到他的把柄了,那就下狠手,下死手!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保三郎想起了出门前看到的那则新闻,背后泛起一阵凉意。

“莫非?”

“没错,我已经帮你小子善后了。真是的,要是知道你小子这么不识抬举,我费这个心干嘛。”

鹰司通政碎碎念着举起了酒杯,可此时杯子里的酒连一口都不到。

“啧。”

他不爽地砸了砸嘴。

这时,有人主动帮他添满了酒。

“老您费心了,鹰司大人。”

是保三郎。

虽然保三郎和鹰司通政之间的理念相差万里,但人家“非亲非故”地如此为你着想,还是当得起这一声谢的。

鹰司通政凌厉的眼神重新变得柔和。

“叫我伯父就好。”

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好了!”

他挥了挥手,阻止了保三郎为其继续添酒的动作。

“我知道你其实不认同我的一些做法……别打诨,我见过的人多了,这点看人眼光还是有的。”

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保三郎。

“也罢,你才十六岁,甚至还没到元服的年纪,自然什么都不懂,老是喜欢在意些莫名其妙的俗事、琐事。”

“是我心急了。”

“这次就这样吧,只要订婚就可以了。”

“你也不用有所顾虑,尽管去游戏红尘好了。”

“只要你不自甘堕落到与那些不知进取废物为伍让我彻底瞧不起你,联姻的承诺就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也许这要花十年?二十年?”

“反正我也正值壮年,等得起。”

他用力地拍了拍手,之前被他赶走的侍从神官们立刻回到了内室。

“送铃木先生出社吧。”

侍从神官依命来到了保三郎的面前。

“铃木先生,请吧。”

用词恭敬,语气却不容反驳。

保三郎只能跟着他们离开了。

而在临出门之前,鹰司通政像是突然想起来了,对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对了,你待在那种小岛上也太屈才了。”

“很快你就要到新的职位上去了,你自己做好准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柯南与逆转检事,柯南与逆转检事最新章节,柯南与逆转检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