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人带着斧子立在了最边上的箱子旁,没有动作,似乎在等待主人下命令。卢生看向顾丞相,得到后者的点头示意后,对下人使了个眼色,下人得到授意后,便抡起了锋利的斧子。

顾丞相的老眼里激动万分,就连顾水莹的水眸都有几分罕见的波动,然而随着一斧子落下,一声震天的响声传遍了整个别庄,让人不自觉的身子跟着颤了颤,只见那箱子炸了开来,里面的碎石崩了满地,连带着一旁的箱子,一个接着一个的紧跟着炸开,瞬间,大厅里烟雾弥漫,尘土四溅,大大小小的石块溅的到处都是,巨响足足响了九次才停下来,顾丞相和顾水莹早已经吓傻了眼.

卢生在第一响的时候就护在了二人的身前,所幸二人站的也较远,再加上邵灼华放进去的都是小个头的震天珠,威力并不大,所以除了身上溅了石块,有轻微的划伤外并无大碍,而挡在二人前面的卢生和挥斧子的小厮就没那么幸运了,卢生被一块飞溅的大石块砸中了胸口,吐了一口殷虹的鲜血,而那小厮站的更近,脸上被炸飞溅的石块滑的满是血迹,身体也重重的受到冲击砸到在地上,嘴里吐出了鲜血。

待爆炸的声音停下来,卢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立刻冲到了顾丞相的身边,忍者胸腔的痛楚问道“姐夫,你怎么样?”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顾丞相心中的惊骇还没退下,老脸上满是愤怒和后怕,声音颤抖的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卢生迟疑,被顾丞相一手挥开,狠狠的跌在地上,又吐出一口鲜血“姐夫,我...我也没想到,我们可能被将军府的人骗了。”

顾丞相心下大怒,横眉怒瞪着卢生刚要开口,身后的顾水莹出声道“父亲,这件事也不能怪表舅,要怪就怪将军府的人太过狡猾,给我们设了一个圈套。”

她这么说自然不是看在什么远房表亲的情分上,而是这个表舅刚刚第一时间护在了他的身前,一来,他当日流落街头险些被讨债的打死,是丞相府救了他,所以一直以来他对丞相府一直是忠心不二的,二来,这样一个既衷心听话,又是混在街头手底下一号流氓地痞的人,用他办起事来也方便安全得多,这一次自己为他说一次好话,日后他对自己也更会言听计从,这样一来,做起一些事情来,都不用她派丫鬟亲自出手了,也方便的多...

见父亲的脸色渐渐缓和了几分,也稍稍冷静下来,顾水莹接着道“这爆炸似乎和昨晚钱庄的如初一辙,证明钱庄的意外定也是将军府所为,如今父亲若是贸然发罪表舅,岂不更合了他们的心意,自乱了阵脚?对付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顾丞相颦眉沉思,似乎觉得女儿的话有几分道理,见状立马清了清嗓子吩咐道“表舅和下人先下去吧,请大夫诊治一下。”

卢生有几分感激的看了顾水莹一眼,立即遵命退下。

待二人退下,顾丞相看着被炸开的木箱,老眼里满是不甘和愤恨,咬牙切齿的道“这该死的将军府,竟派人炸我钱庄的库房,一把火烧了多少我的珍宝和银票!我与他们势不两立,定要他们好看!”

顾水莹水眸闪了闪,出声道“父亲切勿轻举妄动,眼下我们虽知道这件事与将军府有关,可毕竟现场一把大火烧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我们总不能说我们丞相府偷劫了他们的黄金被炸伤,以此作为证据,所以只能暂时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待日后在想办法一点点的讨回来。”

女儿所说的自是有几分道理,不过他心里还有有些咽不下这口气,近些日子以来,帝都几乎近九成的商铺不约而同的降了价格,从酒楼菜品,到珠宝布行,再到米铺商店一律降价,逼得丞相府不得不也下调了价格,可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旗下的商铺竟纷纷生意惨淡,甚至周转不灵,一经仔细查验才的知他那位好二夫人,竟私下里将钱财都掏空了七成,若不是这次帝都商战,怕是她会将整个丞相府都掏空,一怒之下便将二夫人赶出了府,迁到了乡下的别庄。

本来这十几年来丞相府也算攒下了几分底蕴,借着钱庄可以缓和各个商铺的情况,却没想到将军府竟然如此卑鄙将他的钱庄烧了个一干二净。如今,接到将军府管家的消息,本打算借这笔黄金来缓和当下的情况,可如今竟然中了圈套,钱没劫到,反而自己人受了伤。

顾丞相叹了一口气,眸光有几分深邃的道“这些日子丞相府名下所有商铺都入不敷出,在这样下去...”

“父亲不要担心”顾水莹水眸款款的道“明天我去太子府,求太子殿下出手,太子殿下有母族王氏帮衬,在拿出银两帮衬丞相府想必也不在话下。”

顾丞相老眼终于亮了几分,心下不由得宽慰了几分,还是这个大女儿才貌双全,聪慧过人,既能帮自己出谋划策又深得太子的喜欢,不像那个有一个吃里扒外的娘的二女儿,容貌才情都抵不过莹儿不说,还一心耍小心思想嫁入景王府,这景王府的老王爷是成王一派的人,他又怎能让女儿嫁过去?还有前几日传遍帝都的丑闻,连带着长陌的名声都坏了几分,简直是逆女!

顾丞相看着端庄美丽、秀外慧中的女儿,心里不由得愈发满意地道,“还是水莹懂事,不像你那个不成器的妹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查清楚这赵管家究竟是有意投诚还是和将军府演了一出戏,看他是否还可用”顾水莹婉转的声音如水般透彻似有魔力般将顾丞相的心抚平了几分,“水莹知道父亲心里想什么,至于水漓的事其实父亲从了她的心愿也未必是坏事。”

她那个傻妹妹,一心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又不会工于心计,只会想到一些不入流的下三滥手段,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是她手里一把好用的刀。

顾丞相点头,立即命人再次前往先前先前和赵管家交接的地方,顺着路去将军府别庄的路查探,看看这赵管家是不是和将军府的人一起演了一出戏,让他们钻进圈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凤书惊世灼华,血凤书惊世灼华最新章节,血凤书惊世灼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