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拉德没有想过去接,刹那间离开原地,数颗子弹这时打穿尸体,从他刚才的位置穿透过去。等到视线锁定声音传来的方向,一道黑影正迅速填满他的视线。手臂先于思考提起气动剑挡在了前方,一片弧形流影已经扫向他的腹部。

感觉自己直接飞了出去,因为腹部瞬间的空旷感觉,杰拉德心里甚至生出害怕。脑袋至始至终都未低下去看腹部位置,在半空中,杰拉德用尽全身力量将气动剑朝着黑影投掷过去。

铁链哗啦啦作响,气动短剑划出一条鲜亮的纹路,像一片泼洒出去的闪烁着光芒的血液。一支手这时从旁边绕过来,稳稳抓住气动短剑的剑柄,让之停在了自己的脑袋正前方。随即猛然一拽,绷紧的铁链将飞出去的杰拉德拉了回来。

不到几米的距离间,气动短剑在敌人手中翻转为正握,顺势一刀将铁链斩断。

“赶快逃啊!这不是、、、”看着敌人身后扑来的动能装甲还有几个队员,杰拉德吼出来,半途中因为喉咙中的鲜血,却是在一半时哑声了。他看着动能装甲从几米外落在敌人身边,砍过去的震荡长剑被敌人一个瞬间的扭转躲了过去。随即气动短剑拉出亮起的光带,遵循着与之相反的路径,一剑从动能装甲腰身部位斜拉至左肩。鲜血被蒸发成了干红色的雾气,混着动能装甲内部的一些蒸汽管路散开,杰拉德这时也看见了敌人身后那条布满倒刺的尾巴。

“怎么会这、、、”尾巴形如长枪,闪动的虚影下,下一刻完全洞穿了杰拉德的胸口。腹部的疼痛感此刻也才和心脏的剧痛传到脑袋里。杰拉德失去了力量,终于无力低下头,注视着自己变得空荡的腹部,以及胸口没入的那条正在抽离的尾巴,目光变得模糊。

“都跑不掉了。”不知道带着何种感情在脑袋中说着这句话,尾巴从他胸口中抽出,落地后杰拉德看着生产车间的敞篷,嘴巴往外冒着血沫,想说什么,最后都在逐渐失去光彩的目光中永远被锁在了喉咙里。

剩下的成员见到杰拉德与动能装甲队员在数秒中内全部死亡,似乎知道从撤离开始,自己就失去了撤退的可能性。不到几名成员全部发起攻击,但在鳞化状态面前,全部成了用来彰显自己存在过一般的最后的表演。

安静其后降临下来,昏暗灯光下,十几人的尸体静静躺在地面上。旁边一百多米的燃烧火焰有扩大的驱使,更多的机器被引燃,没有宣泄口的浓烟很快蔓延过来,笼罩住了杰拉德他们。

通讯器全程都被打开,杰拉德的吼声,丹丽尔全部听到了。短暂的枪声,以及金属样的碰撞声音在她眼前描绘出了一场没有任何转折点的战斗。看了后方一眼,没有观察到任何东西的丹丽尔又看了看身旁的几人,当即下达了命令。

“全员分开撤离,最好是不同的方向!不用去仓库前方的集合点,各自拼劲全力逃离这里,去临时指挥基地汇合!”见到身旁七人看过来的眼神,丹丽尔吐出一口气,“杰拉德副官的队伍已全部死亡,这里希望大家都能活着离开,在临时基地汇合。”说完,丹丽尔当即改变了方向,冲向了就近的铁路线汇集区域。

清楚了丹丽尔命令的意思,她身旁的七人不在犹豫,都在瞬间选定好了方向。从一个节点散射开,不再顾忌身体内部的疼痛,八人在一两个呼吸后相距越来越远,直到路灯微弱的光下,再也看不到对方的影子。

身后的工厂方向,一道膨胀的火光爆开。光线像是湖面的波纹,瞬间扫过前方区域,沉闷声响随后荡开,越过一具倒在建筑废墟中的残破尸体,继续向前最后消失不见。

信号般的枪声让丹丽尔他们全部回头望向了工厂那里,脚步这时变得更加快速。身体的负荷让本就受伤的脏器伤势加重,几名成员连续吐出鲜血,可速度依旧不敢有丝毫停留,在强烈的生存**下,反倒有提升的趋势。

一名敌人选择了另外的工厂,考虑到身体的伤势,他此刻选择相信自己的运气。正处在两处工厂高墙夹起来的小巷子中。进来已有十几米远,正想寻找一块阴影处仔细躲藏起来,他身旁的高墙从中间位置突然裂开,卡西亚混着砖石碎块冲进小巷撞在了他的身上,继而撞开了另一边的高墙。

没有停留,卡西亚在敌人胸口处轰击一拳后当即窜开,每一步都跨出接近五六米远。出了工厂,卡西亚抽出绑在腰间的气动短剑,对着街道边的绿化带投掷而去。不带着任何声响,似乎是扎进了泥土中,卡西亚从那里掠过,伸手从一片低矮绿化树木中脱出气动短剑时,上面已沾染上了鲜血。

敌人分开的路线并未对卡西亚照成丝毫影响,无论是低声波,还是声音脉冲,极限半径都能达到接近四五千米。八个目标已经被锁定,这时并不需花费大量的精神去巨大的面积中搜索比对目标了。

身体是一具没有负荷上限的高能机器,速度此刻达到了敌人的两倍。转过拐角的方式也变成了直接撞击不能躲过的拐角,脚步踩踏地面的碰撞与摩擦声音虽然会成为暴露自己的信号,但敌人的状态与反应已经跟不上卡西亚的速度。等到他们回头的时候,往往气动短剑或是布满倒刺的尾巴正在从他们的身体抽离出来。

“还剩三人!”与敌人相对冲击,卡西亚一件斩断他的脑袋后再度加速。这一次的步伐跨得更大,当最后一步越过十几米的距离落地时,卡西亚跳上几米的高度,身体在半空中自然扭转了角度。

这一刻,空气的流动、风向、距离、以及敌人的速度与行进路线都像是白纸上正在根据数学公式演算的复杂方程式子,下一刻就得出了答案。

巨大的枪口在卡西亚的手中被精细地调整着位置,静止般的空气在一片火光中开始流动起来。

几百米远处,奥利代巴忍着身体的疼痛,此刻已经穿过一两片厂房,来到他们的边缘,那里是靠近一条铁路线的荒野地带。杂草让他生出就躲在里面的想法,只是脚步已经不受自己驱使,还是继续往前跑动着。

一瞬间的心悸使得心脏狠狠跳动一下,满脑子都是想着如何逃走的奥利代巴,在此刻却突然想起自己还未正式向其家族告知实情的未婚妻。很想拿出照片来看看,但又想到自己因为任务,这次并未带着照片过来。一道橘色火光这时荡过来,奥利代巴看见了自己印在前方杂草和地面上的影子,却是下一刻,那道模糊的影子在光芒消失的前一刻,突兀失去了中间一节。

意识开始模糊,等到尸体倒下,子弹炸开的泥土落在他的脸上,如同一场简单的、不被任何人知晓的葬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北斗星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钢铁蒸汽与火焰,钢铁蒸汽与火焰最新章节,钢铁蒸汽与火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